慵去菌

CP:惰归
墙头巨多 | 所有图文视频请勿转载
全职:伞修伞/喻黄/莫橙/肖戴/韩张/双花/林方/乔高乔/江周江/双鬼
古剑二:沈谢/夜初
魔道:忘羡/双道
POT相关请移步子博

【魔性】后宫·泽楷传(二十三)

[魔性慎入!!!]

[不是叶ALL不是叶ALL]

[本集CP:修伞|江周|莫橙]

[BY 慵去菌]



-第二十三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摄政王这几日心情不佳。

     唉,皇帝马上就要归京,摄政王府又要变成汹涌王府了。江波涛进门前抬头望了一眼自己家的匾额,心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主子心情不好,整个王府的人都不敢高声喧哗,在死一样的静寂中期待王爷哪天心情突然变好。

     然后他们等来了周泽楷。

     众人眼中的希望瞬间破灭。

     周公子来了王爷心情会变好没错,但这位实在对于将他们从安静中拯救出来实在毫无建树。

     

     江波涛可不知道王府中人在想什么,他在周泽楷的贴心安慰下再次叹了一口气。

     “小周啊,你是不知道,我这个皇兄啊……”江波涛摇着头给周泽楷斟了杯酒,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收住话头。

     默嫔周公子心想,怎么会不知道呢?太知道了。

     两人默契无言地品了一会儿酒,周泽楷开口提起了皇帝归京的消息。江波涛何等精明的人,当下明了,“陛下这次凯旋,前朝后宫怕是都要有大动作的。”

     周泽楷点点头。知晓苏沐秋还活着的消息,他心里是高兴的,甚至带点雀跃。年少时要与苏前辈切磋箭术的愿望,竟当真有可能实现的一天。

     江波涛得知苏沐秋要回来的消息,也是高兴的。天知道身边没有苏沐秋的叶修有多难搞,“皇嫂”回来了,大家的日子应该会好过许多。

     这想法若是被临王叶秋听到,应是会冷笑出声。

从前被皇兄夫夫合伙坑蒙拐骗的“好”日子都忘记了吧,汹涌皇兄?

     不过当下里只有江周二人,旁人的想法他们是无从得知了,便都各有各的欢欣,也算是幸事一桩。

     至于苏沐秋这个“已逝”的前皇后回来了,后宫会起多大的风浪,却暂时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中。

     反正是皇兄的后宫,有事他自己扛去。江波涛在叶修的亲自教导下,对兄弟情义这种东西视若无物。

     而周泽楷呢?他自然也不慌不忙,反正天塌下来,也是先砸到那几个位分高的,他就安静等着苏前辈收拾完皇帝陛下后跟他探讨箭术奥妙即可。

     周泽楷唯一关心的是,苏沐秋回来了,叶修什么时候会遣散后宫。

     

     其实早在荣耀七年,这件事就已经摆上了皇帝的案头。

     究其原因,倒不是他们这些忍辱负重的男妃,毕竟他们很好打发,一不小心“被打入冷宫”,然后就可以回到原来的正经职位,该干嘛干嘛了。

麻烦的是苏沐橙的身份,以及她和莫凡的姻约。

     

     叶修酝酿了很久,终于决定向苏沐秋坦白。

     “苏沐秋,有一件事,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苏沐秋瞥他一眼,见这家伙少有的支支吾吾的样子,准没好事,于是呛他,“不当讲就别讲了。”

     当然这招对叶修来说只是挠痒痒,他说,“不,为了你好,我还是讲吧。”

     沐橙嫁人了。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听到这话,苏沐秋还是不禁动容。

     他和苏沐橙自小相依为命,长兄如父,哪怕是后来被京城苏家收养,苏沐橙真正敬重依恋的,也是他这个哥哥。当年他离京出征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姑娘,如今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她已然长大,甚至有了另一个陪伴信任的人。

     说来自己真不是一个好兄长,这么多年来,竟狠心不透一点儿消息回去,连妹妹的终身大事,也没能帮衬半分。

     叶修知他内疚,也不多劝,只是将这些年苏沐橙的情况一桩一件地慢慢说与他听。

     “其实当年我想把沐橙送到临安的,有叶秋在那儿,锦衣玉食不敢说,好歹能护她周全。”

 

     叶修做好了一切准备,没想到苏沐橙开口就是一句,“我要入宫”,吓得叶修以为她伤心过度精神失常了。

     小姑娘眨着哭得红肿的杏眼,抽抽搭搭地说,“我想帮你”。

     叶修多说两句,她又哭了,哭完还是重复那一句话。

     我想帮你。

     

     叶修想起来还是觉得头疼,“你说她一个看着柔柔弱弱的小姑娘,怎么就那么倔呢?倔得像头你似的。”

     苏沐秋瞪他一眼,什么伤感动容都被他破坏殆尽了。

     “说起来当年你我大婚前,她也是哭成兔子眼。”

     相依为命十几年的哥哥一下就成了别人家的了,即使跟叶修早就相熟,说到底还是舍不得。叶苏大婚前几日,哭了半宿的姑娘抽噎着说,“你要敢辜负我哥,我就……”抬手擦了擦通红的眼睛,坚定地说,“我就打你。”

     当时莫名被威胁的太子殿下什么都不敢说,只能连发好几个誓绝不敢辜负苏少侠。不辜负苏少侠自然也包括将苏少侠的嫡亲妹妹照顾得妥妥帖帖,没想到遭逢巨变的小姑娘比他想的要坚强得多。

 

     但苏沐橙的婚事饶是叶修也没能想出什么好法子。当年苏沐橙不顾后路要进宫帮他,也没想过要给自己将来的夫君留个名分。

     莫凡对于自己的名分倒不在意,他只在意苏沐橙的名分,叶修也是这么想的,奈何当年为了堵住那些别有用心之人的口,苏沐橙可是明明白白地从帝都苏府出嫁入宫的。

     最后还是苏沐橙自己提的,帝都苏家当年能收养他们苏家兄妹俩,如今就再收养一个苏姑娘。至于皇后,没了也就没了,自古后宫忽然消失的人还少吗?

     “皇后也能说没就没,不愧是陛下的后宫,果真是无奇不有,佩服佩服。”出征归来的楚云秀嗑着瓜子表达了钦佩。

     苏沐橙笑了笑,没说叶修为了这事儿愁白了多少头发。

     不久,帝都苏家收养了一位苏姑娘,被皇帝一眼看中……认为义妹,封了郡主。

     郡主封号苍灵,意自东方主春之神,可谓寓意美好又彰显地位,完全不像是皇帝的手笔。听说苍灵郡主受封大典前夕,不少曾经和现任的后宫妃嫔气得摔了杯子,更有大胆的只骂皇帝偏心偏到北疆去了——不得不说,这在某个程度上来说真相了。

     总之天要下雨,妹要嫁人,谁也拦不住。

     “到头来,反倒是你照顾我多些,苏沐秋要是知道该朝我张弓了。”

     苏沐橙一身纯衣纁袡,头都不回地朝叶修冷冷道,“你要是再偷吃我的东西,不用哥哥,我也可以朝你张弓。”

     偷吃被发现的皇帝陛下恶人先告状,“啧啧啧,女孩子家家的,别老这么残暴,会变丑的。”

     然后皇帝陛下就被终于忍无可忍的郡主派人扔到院子里赏花去了。

 

     成婚两年的苏沐橙用自己依旧如画的美貌证明了叶修的理论是错的。

     苍灵郡主府的园圃里种满了各色花卉,时下虽是寒冬,也还有几树红梅开得烂熳,而美人笑颜更盛花色三分。

    “周公子是稀客,自然要好酒相待。”

     周泽楷有些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接过酒盏啜饮了一小口,上好的甜酒,香甜醇美。

     苏沐橙笑眯眯地看着他喝了几杯,“甜吗?”

   周泽楷迟疑了一下,像是在回味,“一点点。”    

     苏沐橙问他,“真的只有一点点?”

     周泽楷知道她说的不是酒,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不止。”

     “还想要吗?”苏沐橙晃晃酒瓶,说道。白瓷的瓶身在雪光映照下泛着光,明明是冷冽的光泽,周泽楷看着看着,却觉得莫名温润,像玉,像春水,像翼彼新苗。

     像江波涛。

     酒香里的甜糯还在口腔里回荡着,甜得熏人,周泽楷点点头,“想。”

     说完他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杯子,浅碧色的杯底还沉着一层薄薄的酒光,映进那双曜黑的眼里,恍若晨星。

     “很想。”

     想了很多年了。


——TBC

本集由无浪酒屋赞助播出

有什么暗恋是喝杯酒解决不了的呢?如果有,那就喝两杯。


注释:

[1]:纯衣纁袡:纁色衣缘的黑色深衣,为周礼昏礼礼制中新妇的礼服描述,《仪礼·士昏礼》:“女次,纯衣纁袡,立于房中,南面。”

[2]:翼彼新苗:出自陶渊明《时运》。前半句是“有风自南”,结合来理解就是新苗在南风吹拂下像鸟儿的翅羽般微微摆动。


评论(10)
热度(44)
©慵去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