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去菌

CP:惰归
墙头巨多 | 所有图文视频请勿转载
全职:伞修伞/喻黄/莫橙/肖戴/韩张/双花/林方/乔高乔/江周江/双鬼
古剑二:沈谢/夜初
魔道:忘羡/双道
POT相关请移步子博

【魔性】后宫·泽楷传(二十二)

[魔性慎入!!!]

[不是叶ALL不是叶ALL]

[本集CP:修伞]

[BY 慵去菌]


-第二十二集

 

     苏沐秋觉得自己大概是触发了什么机关,每次把叶修制服的时候,都会有人进来打扰。

     不过方锐是个好孩子。

     眼神往帐中一扫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心领神会地把眼睛瞪得像铜铃的孙翔扯了出去。

     床上的帝后对视一眼,忍不住同时笑出声。

     苏沐秋从叶修身上翻了身躺在旁边,伸出右手盖住他的眼睛。叶修也没再作妖,抬手把苏沐秋的手往自己手心一抓,很快就入睡了。

     这一觉睡到了傍晚。

     苏沐秋因为受伤睡了太久,反而睡不着了。叶修醒来的时候就见他裹着半床被子在整理战报。

     帐中点了烛火,灯芯顶端被烧焦,或许是担心光线骤变会惊醒梦中人,苏沐秋没有将之挑亮,只凑在微弱烛光里将手中的情报一一理顺加注。

     帐帘被风吹起了一角,一缕浅金色的夕阳漏进来,正映在他的半边脸上,却没一点落在榻上。

     逆着光,叶修连他额前有几丝碎发都看得清清楚楚。裹挟着微末霜花的寒风吹进帐里,将这几缕细发吹得轻颤起来,在苏沐秋额上拂动。苏沐秋分毫未觉,叶修却觉得自己眉心被幼鸟最细软的绒毛轻拂过,直痒到了心底。

     苏沐秋正思考着如何对付仍旧贼心不死的部分赤狄人,额头突然被人撩了一把,把他没束好的几缕头发捏在了手里。他抬手抓住那只作乱的贼手,头也没转就开口道:“陛下这是有何指教?”

     这句话落在叶修耳朵里意思就是“你这是作什么妖呢?”。

     不过皇帝陛下向来坦荡荡的,“痒。”

     或许是太久太久没有体会过叶修的贫,苏沐秋一时之间无法反驳,只好放下手里的公事,把皇帝陛下的贼手放在他自己的额头上,一把按住,直视对方的眼睛,“你痒挠我干什么?”

     叶修毫不闪避地望回去,“因为你好看啊。”

     苏沐秋低头望去,灯火黯淡里帝王眼里的锐利被隐在阴影里看不分明,那双乌沉的眼里此刻只映出了自己模糊的身影,若光亮些,他说不定还能在里面瞧见自己被北疆的风刀霜刃雕刻了近十载的脸。

     还有哪里好看了?

     但若真的光亮些,他也一定能在那双眼里瞧见自己压也压不下去的嘴角。

 

     二八年华的苏沐秋确有一副好容貌,面如冠玉,目若朗星,眼角眉梢都写着俊朗清逸,不经意走过繁华的街市都能引得一片姑娘红了脸。

     不过少年意气总是不愿与浅薄皮囊挂钩的,苏少侠不太喜欢他人拿他的模样说事,而他的才华也确实能让人侧重。但偏偏就有一个人,动不动就拿这个闹他。

     ——你看我干嘛?

     ——因为你好看啊。

     ——我凭什么帮你啊?

     ——因为你好看啊。

     ——怎么又是我洗碗?

     ——因为你好看啊。

     ……总之万般气恼,都被某人的千丈脸皮挡成了无奈。

     就连那年如霞桃树下,情窦初开的少年鼓起勇气捧着心上人的脸烙下一个青涩绵长的吻后,面对心上人那句泛着灼灼锦色的“作甚亲我?”,也仍是那句“因为你好看啊。”

     

     皮相容颜,终有老去的一天。

只不过因为是你,所以哪儿都是好看,怎样都是好看的。

     少时的一瞥惊艳,将被发间霜白,眼角深纹渐渐覆盖,经年后,那些热烈艳烈的切切情意也被藏在两只粗糙松弛却仍紧紧交握的手里,顺着相贴掌心深刻的纹路,脉脉流向对方,余生相系。

 

     苏沐秋用空着的手将烛火挑亮,细细端详这个数年未见的人,从散落在一头青丝中的三两霜色,到那双真切映着自己的黑瞳,最后目光落在被自己抓在手里那只修长的手上。

     作为一个男人,叶修的手很是漂亮,从前两人花前月下之时苏沐秋总爱拎着他的手把玩,被叶修调侃说跟老员外调戏小丫鬟似的。

     苏员外勾出一个风流倜傥的笑,低头在小丫鬟的手背落下一个轻吻,“嗯?哪来的小丫鬟?姿色倒还不错。”

     叶小丫鬟自然也想起了某些陈年往事,十分配合地作出惶恐之态,嘴里念着“老爷这是要做什么?”,一手从色员外的手里抽出来,一手却是十分不规矩地跑到员外的衣衫里的不知哪个角落去了。

     苏员外眼里笑意愈浓,俯身下去,温热的吐息落在胆大包天的丫鬟耳畔,“自然是轻薄与你了。”

     毛手毛脚的丫鬟正打算享受一下“被轻薄”,就听得一声抑扬顿挫的干咳。

     端着食盒和药碗的方大夫黑着一张脸站在帐门口,心里正后悔着方才怎么没在药里下毒。

     小丫鬟遗憾地收了手,轻声嘟囔了一句,“真会掐时间坏好事儿,员外夫人派来的吧。”

     员外被逗得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而那位“员外夫人派来的”气得差点摔碗而出。

     这一刻,方士谦深刻体会到了习武的重要性,在这样下去他就要弃医从武了,上去就把这对烦人的帝后制服然后扔到军营相隔最远的两个军帐里。

     可惜微草谷辈出神医,却往往对武学知之甚少,方太医只能忍辱负重,像跟柱子似的戳在眉来眼去的员外和丫鬟中间,还要劳心费神地给员外检视伤势。

     至于方士谦回到帝都后,从此刻苦钻研武学,因此多年后江湖上出现一位医武双通的方神医,文能开药治重病,武能提刀要人命,一度成为荣耀风云传奇人物,这都是后话了。

     

     北疆战况得到控制,皇帝不日便能归京。

     临行前苏沐秋与三零一幸存的将士见了一面,并表示有意愿的可随他们同去,只是大部分将士都仍是留在了北疆。

     白庶便是其中一位。

     苏沐秋特意给他烤了个鸡腿。

     白庶笑着接过,吃了两口后笑意却消失了,他低声道:“我从前刚到三零一时,不过一个小人物,太守却总说要多谢我来到三零一。那是三零一不比如今,收成不好的时候冬季连肉都没几口,偶尔有人打了野鸡,大块的肉都叫老兵抢去了,但太守总给我留个鸡腿。”

     他低头狠狠地咬一口鸡腿,把眼里的热意忍了回去,“其实当初选择来戍边本来就是应该做好了准备的,只是真的发生的时候,还是觉得残酷,觉得难以接受。”

     苏沐秋没有接话,只伸手在他肩上拍了拍。此刻再多的言语都无法宽慰这种失落,他也不由得想起荣耀元年永远被留在了南山城里的战友。

     想起那个啃着冷硬军粮却笑得爽朗说等回去要胡吃海喝的都伯,想起那个因为脸上有长疤把救助的小姑娘吓哭,自己却比小姑娘还慌张的部曲督,想起那个总抱着一方小帕子吹牛说自己媳妇儿有多美多好多爱他的都尉,想起每一个认真训练奋力杀敌誓死不降的普通兵士。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行!

     

     沉重的氛围渐渐化去,白庶还是那个爱鸡腿的白庶,只是多了几分沉稳和担当。

     几口把心爱的烤鸡腿解决掉,白庶突然想起了什么,神情尴尬,“说起来,将军从前讲得那个故事……不会……”

     苏沐秋也从情绪里走出来,笑了笑,“正是。”

     白庶咽了咽口水,回想了一下自己当时说的话,当着皇后的面批评皇帝无情,顿觉自己命不久矣。

     “那个……刚才吃撑了,我去找点药吃……”

     苏沐秋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边烤剩下的鸡腿边笑着伸手从身后捞出一个听墙角的皇帝。

     偷听被抓包的叶修恶人先告状,“你都说了些什么故事啊,看把人家小孩儿吓得,啧啧啧。”

     苏将军用刚烤好的鸡腿堵住他的嘴,睨他一眼,“说陛下那六宫粉黛呢。”

     心虚的皇帝乖乖噤声。

     只有六宫,没有粉黛。

     然后在心里偷偷为自己分辨两句。


——TBC

本集由微草谷医科大学暴牧系赞助播出。

学医救不了狗男男。

  

注释:

[1]都伯、部曲督和都尉都是汉朝军职,我也不知道分别是干嘛的,因为不会起名拿来用用_(:з)∠)_

[2]“岂曰”一句:出自《秦风·无衣》,分别是第一章的第一句,第二章的第二句和第三章的第三句【。


第一集

评论(12)
热度(42)
©慵去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