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去菌

CP:惰归
墙头巨多 | 所有图文视频请勿转载
全职:伞修伞/喻黄/莫橙/肖戴/韩张/双花/林方/乔高乔/江周江/双鬼
古剑二:沈谢/夜初
魔道:忘羡/双道
POT相关请移步子博

【魔性】后宫·泽楷传(二十一)

[魔性慎入!!!]

[不是叶ALL不是叶ALL]

[主:修伞|江周|喻黄]

[本集CP:修伞]

[BY 慵去菌]



-第二十一集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乡远去不得,无日不瞻望。

     

     一别经年,两人都不再是当初意气风发的少年。

十年时光实在太长,却在此刻变得极短,极短,仿佛不过是一场再寻常不过的离别和重逢——在帝都城门叶修为即将出征的苏沐秋送行,而后苏沐秋凯旋,在殿前行一军礼,道一句幸不负君望。

     期间那些九死一生的险境,那些深藏不宣的思念,那些独自度过的日月,被得以相见的欢喜淡化。

     

     两人良久无语,旁人也知趣地没上前打扰,方锐更是早早把孙翔拉到一边安排部下收拾战场。

     就在部下以为这两位要面对面化作两座石雕的时候,皇帝陛下的眼光终于从苏将军的脸移到了他身上,苏将军的身体似乎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受了多重的伤。

     “方士谦呢?”

     皇帝陛下一把扶住前皇后,开始满军帐找太医。

     方锐哥俩好地搂着孙翔,“翔弟啊,哥哥跟你说啊,这种时候太医最倒霉了,动不动就是‘治不好他朕要你陪葬!’。”

     孙翔分毫没有跟他做兄弟的意思,一脸嫌弃地把他的手从自己肩上扒拉下去。

     

     方士谦作为随军太医,虽然没有被勒令陪葬,但也实在不轻松就是了。

     苏沐秋身上的伤多为刀伤,因着好身手懂得躲开要害,处理得当后都不是什么致命伤,要紧的是左肩上那支箭。

     方士谦皱着眉,望着兵士搜来的赤狄军队狭长型的箭头,此类箭头穿透力极强,加上赤狄人的力量大,杀伤力极强。

     不过苏沐秋肩上的利箭穿透了整个肩部,反倒是方便了取箭,却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柏清,烧好热水。准备黄岑、大黄、黄连和甘草……”

     “陛下,”方士谦吩咐完徒弟,一转头就看到皇帝陛下已经把戎装换下,搂着苏将军一副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放手的模样,无奈妥协,把本来唤来帮忙的小兵支出去,开始使唤皇帝,“请陛下将箭尾抓稳固定。”

     动作干净利落地把箭头部分折断,方士谦拿出一块干净帕子表示等下会有非人的疼痛。马上要被动刀子的苏沐秋还颇有闲情逸致地开玩笑,“不用,疼了我咬他就好了。”

     方大夫不想跟他说话并往他嘴里塞了两块帕子。

     咬着帕子的苏沐秋伏在叶修肩上闷笑了两声,而后乖乖地接受了拔箭,清创,消毒和敷药等一系列伴随着剧烈疼痛的治疗,全程安安静静,只有冷汗一滴接一滴地落叶修衣服上。叶修也一言不发,认真地看着方士谦的动作,一手稳稳地扶着苏沐秋,左手抓过苏沐秋紧握成拳的右手轻轻捏着让对方放松下来。

     “伤口处理已妥,将军还请好生休息。”

     苏沐秋抬头苍白着脸道了谢,又倒下去把额头靠在叶修肩窝上,用他的衣服擦了擦自己脸上的冷汗。

“叶修。”

     “嗯?”

     “困了。”

     “要我给你唱摇儿歌吗?”

     “滚。”

     低声笑骂了一句,在战场厮杀了一天的苏沐秋很快窝在叶修怀里睡着了。

     

     从病患和家属开始腻腻歪歪开始,眼睛就不知道该搁哪儿的方大夫只好转头给自家徒弟大眼瞪小眼。

     “虽然此时正值冬月,但还是要留意将军的体温,万一伤口发炎导致发热,容易导致昏迷甚至是死亡。”方士谦把医箱收拾好,对袁柏清严肃地嘱咐一番,却是叶修听得比袁柏清还要认真几分。

方士谦见他疲色深重,忍不住劝谏,“陛下,小徒虽年轻,却也在谷中学习了许多年,必定能把将军照料好,陛下这一路奔波,不若先稍作休息。”

     叶修摇了摇头,拥着苏沐秋的手臂动都不曾动,“无妨。”

     方士谦见他坚持,只好先把袁柏清带出去取备用的药物。

     

一时间账内只剩下暖炉里偶尔发出的噼啪声,以及叶修和怀中人的呼吸声。

     叶修小心翼翼地低头,轻靠在苏沐秋没有受伤的肩膀上。唇瓣就贴着对方的耳廓,对方身上的草药和血腥味涌入鼻腔,清浅的呼吸拍打在颈侧,使这一切显得真实起来。

     良久,一声轻不可闻的低唤在账内响起,嗓音低沉微哑,像是带着深重的叹息。

     “苏沐秋。”

     一声接一声,是情人耳边缠绵的呢喃,也是多年梦魇里无人应答的轸念。

     

     翌日是个连绵雪季难得的大晴天,前一夜的大雪在阳光下泛着银光,青原山北侧的官道上一片寂静,只有出来觅食的雀儿偶或鸣啼三两声。折断的旗杆和残破的战车没被积雪覆没,零落在战场角落。

     袁柏清在熬夜照顾好几位伤重的兵将后起了个大早,跟在方士谦身后治疗伤势较轻的伤兵。路过战俘营时,袁柏清望着那些带伤的甚至是垂死的赤狄士兵,不由抬头望了望方士谦,张口欲言,却又默默把话咽了回去,却在转头的时候听到方士谦的吩咐。

     “待会儿结束若是还有剩余药材,拣些送过去。”

     袁柏清不解,“师父?”

     方士谦却没马上回答,直到在为荣耀兵士治伤结束熬药的空隙才为他解惑。

     “柏清,你觉得,医者本职为何?”

     “悬壶济世,行医救人。”

     “什么人都救?”

     “嗯……恶人不救。”

     方士谦闻言笑了笑,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在袁柏清疑惑的眼神中又问了一个问题。

     “那什么人是恶人?”

     “这……”

     “依你看来,战俘营那些赤狄人算恶人吗?”

     “算,他们残害我们的同胞,但大概又不太算,毕竟他们是为了自己的同胞。”

     “是啊,你看,作为一个荣耀子民,你尚且说不清入侵国土的异族算不算恶人,更何况这世上那些更不分明的人和事呢?”

      “人生来就是有立场的,作为医者,为师自见不得伤患在我面前死去,但作为荣耀子民,我恨不能亲手了结了他们。”方士谦望了一眼主军帐的方向,继续说道,“不杀战俘是陛下的旨意,圣意不可妄揣,这其中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正如你所说,若能平安活着,这些赤狄普通平民又何苦拿自己的命来拼。”

     “医道至诚,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智愚,普同一等。”

     “只是每个人心中的道义都是不同的,依为师看来,既然他们放下了军人的尊严,背弃了国家,救人一命为医者本分,只是过多的仁善就大可不必了。”

     见小徒弟陷入思虑,方士谦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你如今年纪尚轻,涉世不深,想不明白再正常不过。待你见过这世上形形色色的人,听过曲折离奇的事,终有一日,你也会有自己的道义。本心澄澈,不忘仁义廉耻,不忘医者父母心,不忘求真钻研,遵循自己的道义行医,那你就不算辱没了微草谷中人的身份。”

     说完这番大道理,方士谦拍拍袍角的尘土,留下深思中的徒弟蹲在灶前熬药,自己端着药汤往主账走去。

     

     走到主账前,方士谦让守门的兵士通报一声,却听得帐中传来了苏沐秋的声音。

     看来病患恢复得不错,方士谦满意地在心中暗暗点头,撩开帐帘正准备仔细瞧瞧自己的医术成果,一抬头却恨不得自残双目。

     主账那张不算大的榻上,身上满是绷带的苏将军整个人趴在皇帝陛下身上,两人之间没有一点缝隙,胸贴胸,腿贴腿,就差没有嘴贴嘴了——虽然方士谦觉得如果不是自己刚好进去,他们已经贴上了。

     那场面,有伤风化!

    方大夫在心中狠狠地谴责了皇帝夫夫这种白日咳咳的行为,但表面上还是端着荣耀第一神医的……药碗,面色沉静。

     苏沐秋小心地用右手把自己撑起来,神态自若地跨坐在叶修身上,仿佛他坐着的不是九五之尊,而是一床破棉被。

     “陛下不愿休憩,我正劝说他呢,方先生见笑了。”

     呵呵,这劝说方式够别致的。

     方大夫在心中冷笑两声,决意扔下药碗就跑以保全自己的双目,“不敢不敢,将军既然醒了,就烦请将这药喝了吧。方某还有药要熬煮,就先告退了。”

     暴力镇压失败的苏将军在皇帝陛下的帮助下喝下了那碗凝聚着方太医怨念的药,苦得皱起了眉。

     叶修凑上去在对方犹有苦涩气息的唇角轻触一下,笑道,“挺甜的,是苏将军太怕苦了,像小孩似的。”

     苏沐秋冷睨他一眼,伸手把他一把推倒,俯身下去,“你要是再不休息,我就托方太医给你整十碗,让你甜个够。”

     恰在此时方锐拖着一脸不情愿的孙翔前来探病。

     方锐见方士谦才出来,猜测里面人醒了,连通报都省了,直接一掀帘子就进去了。

     正在调戏皇帝的前皇后:“……”

     躺平任调戏的皇帝:“……”

     想看皇帝热闹的方锐:“……”

     不明所以的孙翔:“……”

     死一样的寂静。

 

——TBC

本集由微草谷医科大学陪葬系赞助播出。

陪葬系医术,专治急诊,不急不救,不救不急。

 

本集还由北疆破棉被厂赞助播出。

北疆破棉被,给你皇帝般的触感。

 

注释:

[1]“我有”两句:出自白居易的《夜雨》。没有声烦【。

[2]伞哥的伤:古代的尤其是战场上医疗条件其实不好,中了箭不死于救治不及时,也极容易死于感染。不过伞哥有主角光环嘛,还有荣耀治疗之神的buff加持,治好妥妥的。

但为了显得不那么扯淡(这整篇文已经够扯淡了),特地咨询了作为医学生的某人,据说是伤在肩上还有可能救,要是在胸腔基本上就完了,抑菌的中药材配伍(黄岑、大黄、黄连、甘草)也来自她找到的文献(来自广东省药品检验所的《几种抑菌中药材的配伍抑菌效应研究》)【看我默默秀一波恩爱】

[3]摇儿歌:类似摇篮曲?因为查了一下,古代好像没有摇篮的说法,只有摇车,但摇车曲听上去怪怪的。就选了摇儿歌这个,泛指哄小宝宝入睡的音乐。

[4]“若有”一句:出自唐朝孙思邈所著《备急千金要方》第一卷论“大医精诚”。


碎碎念:

二方:你们帝后真会玩。

孙翔:???


想了想,又打上了魔性的标题,毕竟从上一集开始画风急转,估计再也正不回来了(,,•_•,,) 

接下来的剧情大概就是,主CP谈谈恋爱,副CP谈谈恋爱,编剧没有恋爱可谈,BE,然后就完结了【别信


第一集

下一集

评论(13)
热度(40)
©慵去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