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去菌

CP:惰归
墙头巨多 | 所有图文视频请勿转载
全职:伞修伞/喻黄/莫橙/肖戴/韩张/双花/林方/乔高乔/江周江/双鬼
古剑二:沈谢/夜初
魔道:忘羡/双道
POT相关请移步子博

【正剧】后宫·泽楷传(二十)

[魔性慎入!!!]

[不是叶ALL不是叶ALL]

[主:修伞|江周|喻黄]

[本集CP:修伞]

[BY 慵去菌]



-第二十集

   

   帝都皇宫微草堂。

   皇后娘娘大方地半扶着凭几,抬眸望了一眼来人,“哟眼妃来了,坐,当在自己宫里就行。”

   朱唇皓齿,笑容温柔,嗓音甜美。

   可惜来人完全无心享受。

   王杰希听着自己的封号,想到江波涛被称摄政王时的扬眉吐气,嘴角抽了抽:“谢皇后娘娘赐座。”

   “以及这就是王某宫里,小别,给皇后娘娘看茶,英杰,准备铜钱卦盘和纸笔。”

   苏沐橙毫不客气地品着茶观赏王杰希利落的起卦手法。

   三声脆响,最后一次铜钱落下,纸上的卦象随之完整。

   王杰希提笔,边书写边向苏沐橙解释。

  “本卦得地水师,一,三,五爻动。下坎上坤,坎为水,为险,坤为地,为顺。兵凶战危,然顺乎形势,师出有名,故能化凶为吉。”

   王杰希接着在卦象的第三爻旁点了墨点。

  “三爻动,观六三爻辞,‘师或舆尸,凶’。阴爻在阳位上,有潜在的不利因素。”

 

   北疆艮山山脉小雪飘了半天。雪落无声,只有马蹄踏过发出一串哒哒的响声,群马奔腾而过没有过大的声响,只是偶然震落道旁松针上的碎雪,覆在新添的蹄痕上。

   “陛下,再往前不到十五里便是青原山。”

   骑兵队伍中心正是亲征的皇帝,一身戎装坐在高头大马上,闻言下令到青原山脚稍作整顿。

 

   艮山绝大部分山峰地形险峻,极难通过,想要自南向北穿越艮山到达北疆诸城,最近最易的路就是青原山下修建的官道。然而青原山是艮山山脉的北部山峰,山西侧与副峰形成深窄的山谷,如此地形,简直是为埋伏设计的。

   因此杨聪的担忧不无道理——随着越来越多的北疆边城沦陷,赤狄人能越过边疆进入荣耀的途径也就更多,一旦他们得到皇帝要御驾亲征的消息,就能立刻派遣兵马从攻占的边城绕到青原山附近埋伏起来。

 

   王杰希在本卦卦象旁又画了六爻。

   “本互卦得地雷复。‘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利有攸往。’”

 

   苏沐秋从三零一城一路往南,在进入山脉前休整人马,又把部下唤到跟前下指令。

   “太守出征前说过,青原官道地形易于埋伏,需多加留意。三七你带一支小队,从木家庄那边绕小道过去,有什么消息立即回报。”

 

   杨聪能想到的,叶修自然也能想到。

   但绕道费时太过,如今战事情势严峻,为大局着想,也只能派少量人马探寻最近的能绕的小路,大部分兵将还是要冒险从青原官道过去。

   至于怎么过去,自然是一句将计就计。

   利用山谷设埋伏无非就是在高处设弓箭手或落石,然后设计引诱对方前来。青原山是附近唯一的通道,更是连诱敌深入的步骤都能省了。

   事实上赤狄没有预料错,荣耀军队确实如他们所愿,想一只涉世未深的傻兔子似的跑进了陷阱里,不仅自己主动跑进去,还一蹦一跳的。

   赤狄军队听着探子传来的消息皱起了眉头。

   不是他没见识,而是他从来没见过哪个军队行军如此懒散的——前锋部队都还中规中矩的,中枢的马车上出现了唱曲儿的,调子软软乎乎的一听就不是什么战歌壮曲。

   一时之间赤狄将军有些犹豫了。

   可惜赤狄人听不懂著名的十/八/摸,不然他们一定对荣耀军队更加放松警惕。

   他们也该庆幸他们听不懂。

   孙翔的牙都快被他自己咬碎了,他看着优哉游哉的叶修,声音从牙缝儿里挤出来:“陛下,我们就不能直接冲上去跟赤狄贼子一决雌雄么。”

   叶修很是淡定地听着淫/词/艳/曲,“不用决我们也是雄的。”

   孙翔:“……”

   荣耀军队在方锐的歌声里慢悠悠地行了几十里就停下了开始安营扎寨。

   如是过了两日。

   军队又走了一段路,一曲唱毕,方锐回过头笑吟吟地像是在邀宠,得到了按兵不动的指示,随即回过头去又唱了起来。

   孙翔一听,这旋律跟方才不同,或许是首正经曲子。

   结果越听越不对劲,“他这唱的又是什么?”

   “春山恨。据闻讲述的是一个感人肺腑缠绵悱恻的……”叶修没有说完,他怕刺激过头孙翔真的会冲出去跟赤狄人决一死战。

   “行了,安心等着吧,总有你跟对方一决雌雄的时候。”

   

   王杰希的纸上又多了一个卦象。

   “本卦三动爻,变卦后得天水需。上坎下乾,坎为云,乾为天,以刚逢险,观时待变,其义不穷困也。”

   

   第三日。

   一骑快马打破了木家庄的宁静,苏沐秋麾下最得力的探子三七带回来一封密信,其上遒劲字迹与京城来的密函上如出一辙。

   可算是等着了。

   

   “来了!”

   前一秒还一口吴侬软语唱着缠绵小调的方锐一扭身躲过了一支往他面门呼啸而来的利箭。

   他话音刚落,滚滚山石纷纷袭向荣耀军马,皇帝马车所在的中段所受袭击尤为密集,一时间马惊嘶鸣和山石落地声响彻青原山谷。

   巨大的落石砸向马车的瞬间,马车中的三人同时跃起,孙翔战矛一扬挥落数块碎石,方锐步伐轻飘到不似凡人,叶修更是准确地避开了落石碎片中的冷箭,翻身上了自己的战马。

   方锐撂下一句“护驾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孙贤弟!”,对于这种大事面前也非要占点口头便宜的行为让孙翔气归气,却拿他没有办法,只能眼瞧着他身影就消失在巨石扬起的尘沙里。

   青原山地势险,却不高。这种地形还不时有落石和利箭,一般人上不去,对于方锐来说却不然。

   他自幼混迹市井,正面抗敌厮杀他不如很多人,但若说这脚下生风的功夫,可说荣耀少有。

   就在赤狄将军估算着差不多可以下去给荣耀皇帝收尸的时候,就觉得自己颈脖一凉。没等赤狄兵士反应过来,凶手像一阵风似的就消失在他们身后的山林里。

   前几日主将暴毙,饶是优势仍在,也不免军心动荡一番,这会一照面又死了一个将军,不少赤狄兵士都动摇起来。

   战事当前,最忌军心不定。

   荣耀军在三零一派往山里的小队的带领下,就在这时抄到青原山峰顶,与失了总领正大乱的赤狄军厮杀起来。

   而官道上等候的苏沐秋也等来了从边城赶来支援的赤狄军大部队,虽没了主将,但终究赤狄军不是好对付的,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战事陷入胶着。

   这一胶着就从日中打到日暮,没有了谷顶的的落石冷箭,叶修和孙翔他们很快就能通过青原山谷。

   荣耀军终于穿过山谷到达艮山山脉北面时,苏沐秋那边的情形却算不得好,敌众我寡的劣势在没有掩护的平原上展露无遗。但仗打得艰难,战线却没有移动多少,每一个三零一守城军的兵士都咬着牙杀红了眼,想到对方身上的甲胄上曾被溅上在边城的家人的鲜血,想到对方手中的刀枪曾刺穿多少同袍的身躯,想到身后是从军的一刻起就起誓要誓死守护的国土,疲惫和疼痛都被抛诸脑后。

   道之所向,虽千万人,吾往矣。

   对军人来说,军旗所指就是道之所向。不问出身,不问名姓,但凭三尺剑一腔血护家国,可昭日月,虽死犹荣。

   

   “将军小心!”

   几声惊呼在战场中心响起。

   苏沐秋长枪一挥斩落一个前来偷袭的赤狄兵,见越来越多的敌军涌上来,显然赤狄人也不傻,深谙将领在战场上的重要性,很快就仗着人数优势针对苏沐秋。

   眼见身边已经渐渐被敌军包围挣不开身,苏沐秋在心中飞速盘算了一下时间,又望了一眼不远处的赤狄新任主将,当即咬牙抗下不致命的攻击,把长枪往一个失了武器的部下手里扔去,自己长弓一挽,最后的三支利箭接连破空而去,角度刁钻,斩落两支,剩下的一支就避无可避,直入心脉。

   一击得手,苏沐秋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迎上敌军倏然猛烈却无渐无章法的攻击。

   还没嘲笑叶修被砸得满头包的样子,可不能就这么死了啊。

   腹背受敌还中了两支冷箭的苏将军心里不着调地想着。

   忽然后方传来一阵骚动,耳旁渐渐传来战友士气昂扬的嘶吼,还有属于荣耀军的战鼓,远远传来,却一声一声砸在心上,激起满腔战意。

   或许只是片刻,又或许过了很久。苏沐秋只知道身边的敌军一个接一个地倒了下去,直到暮色四合,残阳下荣耀的军旗仍在长风中飘扬。

   苏沐秋越过一地残破的甲胄,踏过尚且温热的血砂,朝同样一身血腥的叶修作一长揖,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臣,幸不辱命。”


——TBC

本集由青原山度假山庄赞助播出。

来青原,找情缘。

 

本集还由苍穹山合唱天团赞助播出。

夭寿啦,飞机爸爸又出新单曲啦!


注释:

[1]起卦:起卦方法是六爻起卦,为什么又是六爻呢?因为编剧只会算六爻啊【。

[2]断卦:文中卦辞和爻辞都来自《易经》,卦辞解释参考《象》。至于互卦和变卦是因为有动爻所以要参考变互卦的卦辞。不过这些其实都不重要,因为这一切都是编剧为了剧情发展在瞎扯淡而已。


终于……终于见面了……终于不用瞎想剧情,可以放肆写腻腻歪歪的感情戏了,开心!!!

评论(9)
热度(39)
©慵去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