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去菌

CP:惰归
墙头巨多 | 所有图文视频请勿转载
全职:伞修伞/喻黄/莫橙/肖戴/韩张/双花/林方/乔高乔/江周江/双鬼
古剑二:沈谢/夜初
魔道:忘羡/双道
POT相关请移步子博

【正剧】后宫·泽楷传(十九)

[原作:我不敢打了]

[魔性慎入!!!]

[不是叶ALL不是叶ALL]

[主:修伞|江周|喻黄]

[本集CP:意念修伞|灵魂江周]

[中途如有不适(比如被雷劈到的感觉)请马上撤退]

[建议不要在吃东西或喝水时观看此片]

[BY 慵去菌]


-第十九集

     荣耀九年秋末冬初,赤狄境内暴风雪肆虐,连日的冬雪将广阔的草原完全覆盖,冰毙人畜,越来越多的赤狄人失去了他们的生计和生命。

     生存的危机之下,荣耀与赤狄交界的边城陆续传出被赤狄人抢掠的消息。三年前的夏末江波涛与周泽楷所探讨的那场北疆可能的动乱,终究还是发生了。不过半月,已有五六个边城传来被赤狄人烧杀抢掠的消息,留给幸存的兵将和百姓的,只有残破的家园和看不到尽头的茫茫白雪。

     关于赤狄雪灾和北疆边城求援的消息也随着雪片似的信件落在了皇帝的案前,御书房的灯火又开始彻夜燃着。

     汹涌王也被连夜召进宫里,与皇帝共商大事。

     同年深冬,皇帝御驾亲征,命汹涌王为摄政王,坐镇帝都。

     

     皇帝出征前,将他和那群堪称奇葩的后宫妃嫔全都召集起来,听上去很风流暧昧,实际上异常肃穆。

     “诸位,九年前叶某奈何不了皇城里的蛀虫,也奈何不了边疆的恶狼。如今却是不同了。”收起慵懒姿态的皇帝陛下目光缓缓从他们脸上扫过,“在座的都是有识之士,也是心怀家国之人,这些年的相助叶某感激不尽。”

     当年还不是皇帝的叶修走遍大江南北,结识这当中大部分才杰之时,便是自称叶某,入宫之后为掩人耳目,多自称朕。如今突然重新听到,众人一时皆心情复杂。若说这群人甘愿在这皇宫中韬光养晦这么些年七成是为利益,那么余下三成,至少有两成是为叶修这个人。

    “叶修啊,相比起皇帝,更适合当一个游侠,战乱之中慨然参军杀敌无数成为传说的那种。”苏沐秋曾这么说过。

    “可若你非把他按在皇座上,他一定是个好皇帝。”他又补充道。

     当时魏琛嗤笑一声,说他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可现在想想,当年叶修可以是云游四方的游侠,如今也可以是杀伐果决的皇帝。

     太子妃诚不欺我。

     魏琛能想起的,韩文清等元老级人物自然也能想起,几人不着声色地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而后又错开了视线。

     叶修此番亲征除了是审时度势后得到的最佳方案,谁又能说其中没有掺杂几分要为苏沐秋报仇的心意呢?

     不过正如他自己所说,如今确是不同了。

     叶修不再是当年连皇位都坐不稳的小皇帝,他们也不再是空有一腔热血和冲劲的毛头小子。

     三日后,少年天子率领座下精兵,一身戎装一骑快马就出了皇城,留下一个暗流涌动多方相互牵制的荣耀。

     

     王府中方明华忙着打点因为江王爷即将摄政而突然多出许多的拜帖。皇帝要御驾亲征自然不是小事,消息一出满朝自然是议论纷纷,最终还是依了皇帝的意思。皇帝离京,前朝却不可因此荒废,皇帝尚未有子嗣,摄政王的人选说来说去也就那么些,连远在江南的临王都被重新提起,却没什么人想到最终会是江波涛得了这个位子。

     江王爷从皇帝坐稳皇位后一直被安置在京城,权利不多不少,地位也不高不低,朝臣多认为这只是皇帝不放心,于是将这异姓王爷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看着。没想到如今皇帝出征,京中空虚之时,却是大大方方地将摄政权给了这位,连将临王殿下召到京中牵制一下都不曾。一时之间满朝文武都不敢轻举妄动,揣测这位江王爷究竟有什么能耐。

     即将权倾一方的江波涛却淡定地在修剪花枝,微弯的嘴角却仍是泄露他的好心情。

     不明所以的普通王府下人内心暗忖,莫不是他家王爷见权眼开,陛下一离京就露出了狐狸尾巴?也有热爱话本的联想到这几年来经常秘密与王爷“私会”的某位公子,默默联想了一整出“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江郎是路人”的虐心大戏。

     只有看穿一切的杜明,想起王府新换上的牌匾——叶修为了安抚将要替他忙到没日没夜的江波涛钦赐的——摄政王府。

     无关权,无关利,无关风月。

     只是为了终于摆脱汹涌王这个封号高兴。

     我们王爷真是好单纯好不做作,跟外面那些妖艳贵族完全不一样。

杜明看着将要被新任摄政王剪秃的花圃,欣慰地总结道。

     

     山雨欲来风满楼,京城脆弱的平和都濒临界点,边疆更是一片黑云压城的压抑。

     三零一城。

     随着死亡战报从离三零一越来越近的边城传来,全城进入戒备状态,军营里也终日只有兵士日夜操练的声音。

     杨聪紧蹙着眉盯着沙盘,久久不语。座下众人莫不沉默,留给他思考的空间。

     良久,杨聪表情舒缓开来,冷静地把接下来的战略部署逐条说明,又说了一两句鼓舞士气的话,下属们一一领命而去,只留下几个心腹讨论更细致的战术。

    普通的粗枝大叶的武将们或许不懂,跟着杨聪多年的几位却是敏锐地察觉到此次战略部署与往时的不同。他把自己放在一个不轻不重的位置,白庶被分配的反而是平日杨聪会亲自坐镇的位子,在战况俞紧的情形下颇有托孤的意味。

     然事关家国,谁也无从劝起,能做的只是把自己的职责尽好,莫给战友添负担。几位都尉离去时全都面容肃穆,胸中更是暗暗闷着一口气,立誓要撒在那些烧杀抢掠的赤狄人身上。倒是杨聪自己交代完战术细节,神情舒缓多了,出声叫停了其中一位副将。

     “秋都尉可否留步?”

     眉目俊朗的青年闻言颔首,其余都尉也都见怪不怪,秋都尉是他们里面最懂战术的,杨聪把他留下来商议也属正常。

     军帐中只剩两人对坐,杨聪斟了两碗满满酒,自己捧起一碗,朝秋归处略一致意:“苏将军,为这几年,杨某敬你一杯。”说完一仰头把酒饮尽。

     青年并未为他的称呼惊诧,爽快地拿起自己的酒碗,“太守客气了,苏某惭愧。”同样一饮而尽。

     两人把酒碗放下,相视一笑。

     这回倒是苏沐秋先开腔,“不知太守是何时发觉?”

     杨聪笑笑,“上回情急,将军那手箭术,荣耀还有第二个人能达到这境界么?”

     苏沐秋摆摆手,“太守谬赞了。”

     情势危急,两人也就省去更多的推谦,直奔正题。

     杨聪从怀中拿出一封密函,道是京中来的。苏沐秋展开,看罢神情未变,手指却不可抑制地轻颤了几下。

     等他收起信笺,杨聪复又开口,“雪灾一日肆虐,赤狄只会越发猖狂,临近三城已陷落,三零一,一寸也不能让。将士领命厮杀,我这个太守,总不能安然被护在城中。”

     苏沐秋听此欲言,却被杨聪止住。

     “我那些副将啊,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孩子气,这些话,我是断不敢与他们说的。将军若不嫌弃,听杨某说一说吧。”

     “从军前,杨某不过是个替人卖命的,干着人命买卖,自己的命也由不得自己。从军后,得机缘成了这三零一的太守,有了身后这群人,就不敢像从前那样轻易豁出命去。不知不觉,也这么多年了,都快忘了那种一击必杀,不成功便成仁的感觉。”

   “此番,后方和接应御驾就劳烦将军了,赤狄狡诈又杀红了眼,怕不止会在正面滋事。”

   杨聪又喝了一大口酒,“白庶他们,若可以,望将军看在这几年几分薄情上,照拂一二,不求什么飞黄腾达,只求能报国而得平安,杨某,感激不尽。”

   苏沐秋自是颔首相应。

   “太守大义,苏某敬佩。”

   不日,赤狄在三零一临近的一个小城抢掠结束庆功时,那个最为骁勇凶残的赤狄主将遇刺暴毙身亡的消息传出,全城为之一振。

   只有三零一的中央军帐中一片死寂,手持虎符的苏沐秋语气沉静,稳如泰山。每道军令落下,就有一位都尉朗声应下,只有压不住微红的眼眶和紧咬的牙关能显示出他们有多恨。

   白庶是最后一个离帐的,他回头,沉声道:“三零一,一定会守住的,北疆亦然。”

   “当然。”

   余心所向,虽九死其犹未悔。

 

=============TBC=============

本集由Elsa特技团队赞助播出:

你们看到的其实是假暴风雪。


本集还由无浪酒业赞助播出:

假酒害人,真酒壮胆。


注释:

[1]雪灾:严重的雪灾对游牧为生的文明带来的伤害是毁灭性的,尤其是在古代。而以商贸和农牧为主的,会受到影响,但相对轻一些,所以赤狄人才会铤而走险,在荣耀国力强盛的时候还敢大肆侵入边疆。【强行解释一波

[2]“山雨欲来”一句:出自《咸阳城东楼》

[3]“黑云压城”:出自《雁门太守行》

[4]“余心所向”一句:化自《离骚》中的“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直译就是:我心中所追求的东西,就是死几遍都不会后悔。


碎碎念: 

   这章没什么情爱,但写出了我蛮想写的东西。个人见解,战争的悲壮,不在悲,而是悲怀后虽死不悔的壮志和坚持,那是一种生活在和平世界的人或许永远无法理解的信仰和意气。

   话说虽然没有写明,但应该能看出来吧【一个表达能力堪忧的写手】,人命买卖=刺杀。

   杨聪大大可是荣耀第一刺客啊,现实世界的舍身一击当然是九死一生了,但还是留白吧。毕竟这是一部老少咸宜的搞笑剧嘛【?】

   话说为这集重温了一下三零一的原著戏份,杨聪大大真的很帅啊,那句“舍命一击,不是不会,而是不能用。”和“因为我是三零一的队长”帅到打滚QvQ。这些队长们怎么回事啊,一个个都在比谁更苏吗?咳咳……当然了我还是一名光荣而坚定的庙粉——看着蓝雨消失的戏份如此说道【。


第一集

下一集

评论(17)
热度(48)
©慵去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