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去菌

CP:惰归
墙头巨多 | 所有图文视频请勿转载
全职:伞修伞/喻黄/莫橙/肖戴/韩张/双花/林方/乔高乔/江周江/双鬼
古剑二:沈谢/夜初
魔道:忘羡/双道
POT相关请移步子博

【正剧】后宫·泽楷传(十八)

[原作:我不敢打了]

[魔性慎入!!!]

[不是叶ALL不是叶ALL]

[主:修伞|江周|喻黄]

[其余可能出现的CP:方王|韩张|林方|双花|双鬼|昊翔|莫橙|肖戴|卢刘] 

[本集CP:  修伞|江周|一句话喻黄 ]

[BY 慵去菌]



-第十八集

   

   江波涛讲完故事,唤人又开了一坛秋露白,给周泽楷斟了一杯,却意外发现对方有些出神,像是沉浸在那个寒霜覆城的结局里——虽然在普通人眼里,周公子只是坐得较为优雅端正而已。

   没有出声打扰对方的情绪,江波涛自己端起酒盏来小酌了一口。没想到这位不善言辞的友人,竟会为这种故事动容。

   听说虚空的李迅很喜欢看话本,应该有很多资源吧。

   汹涌王殿下暗暗在心里把拜访虚空提上日程。

   在不自觉中被下了“爱听故事”的周公子其实只是被苏沐秋这个名字勾起了回忆。

   他年少时便因在箭术上的天赋得到多方赞赏,而当时苏沐秋在箭术上的造诣已是名满江湖,自然有不少人会将两者一起讨论。饶是周泽楷想来寡言沉稳,也对这位前辈充满了敬佩和跃跃欲试的挑战之心。

   可惜等周泽楷信心满满地准备奔赴江南余杭的时候,却得到苏沐秋已经到了帝都并马上要与太子殿下叶修成婚的消息。当时周泽楷不是不震惊的,先不论储君居然要立一位男子作正妻的问题,也不论两个男子成婚还昭告天下的问题,那可是苏君濯啊。

   周小公子捏着自己的爱弓荒火只觉晴天霹雳不过如此。

   那可是苏君濯啊!

   他又想了一遍,还加重了情绪。

   听说苏少侠不仅箭术一流,武器锻造也是一把好手,而且性情磊落,有如光风霁月,相貌也是俊朗无俦,曾是多少江湖儿女心生倾慕的对象。

   周泽楷自己虽没想跟苏少侠发生什么花前月下,但他是一心想结交这位前辈,一论武道。

   没想到那个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太子微服游山玩水一圈,就把苏少侠拐回京城了。

   少不更事的周泽楷甚至猜测,苏少侠那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为了荣华甘为人下,困于宫墙之内?定是那个太子殿下使了什么手段迫使苏少侠跟他回宫的。

   啊听闻苏少侠有个相依为命的妹妹,难道是太子用这位苏姑娘要挟苏少侠?

   向来以行动代替言语的周小公子马上在脑中规划了前往帝都营救前辈的一整套计划。

   剑眉星目的少年握紧怀里的弓箭,眼里燃起了必胜的火焰,然后被母亲大人的一句“子泓,你又要偷跑去哪里玩啊?”瞬间浇灭。

   直到很久之后,周泽楷才知道当年的叶修根本没什么势力和财力,连幕僚都要自己跑遍大江南北找来。

   至于苏少侠,大概是储君出卖色相纠缠来的吧。

   没想到天意弄人,多年后周泽楷竟然也入宫了,当年因为抱得少侠归被年幼的周公子在心里被记恨许久的叶修成了自己的主君。年少时那些离谱得过分的想法早已烟消云散,叶修也确是个好君主。

   只是许久没有听过苏沐秋的名讳,如今突然重新被提起,当年那种渴望一战论道的冲动还是止不住涌上心头,伴随着对那个人原可以创造更多传说却中途陨落的遗憾。

 

   窗外有折枝坠地,周泽楷蓦然被这轻响惊醒,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把王爷晾在了一边,有些羞赧地拿起酒杯一口饮尽又自觉再添一杯自罚,但见江波涛没有怪罪他的走神,一时有些感激和暖心。

   王爷果然体贴。

   体贴的江波涛见他喝了酒,马上装作他们的对话完全没有中断:“今日所说毕竟为皇家事,还望子泓当作故事听过便罢,切莫在皇兄面前提起。”

   周泽楷自然连连点头。

   结果方才两杯喝得太急,恰巧酒劲上来,点头又点得太猛,一时有些晕眩。

   见周泽楷一阵小鸡啄米似的猛点头,还竟然把自己点晕了,江波涛忍不住稍微扭头用气音偷笑了两声。

   偷笑完的江王爷正直地关切道:“子泓你感觉如何,可要到院中醒醒酒?”

   周泽楷觉得正事也谈完了,也就点头应了——非常缓慢,而且只点了一个头——这样应该就不会晕了。

   半醉的周公子觉得自己真是聪慧极了。

   江波涛抿了抿嘴唇,憋笑差点憋成内伤。他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因一个男人点个头就情绪失控。

   事实上,江波涛非常想伸手捧住对方的脸,然后……

   然后江王爷就被院子里的晚风吹醒了。

   他神色复杂地侧头看了看身旁的周泽楷。

   眼睛里迷蒙似乎淡去了不少,只是双颊和耳后还覆着一层淡淡的绯色——亲上去一定是微烫的。

   又是一阵凉风拂面,炽热感却挥之不去,酥酥麻麻地从尾椎骨蜿蜒而上,燎起明焰噼里啪啦地一路烧到颅腔,连空气都在这热里酿出了酒香。

   这回醉得太彻底了。

   江波涛心道。

   周泽楷在风中感觉清醒多了,一回头却看到江波涛目不转睛地望着槐树出神,不由疑惑:“王爷?”

   江波涛摇头,“无事,微醺而已。”

   周泽楷点点头,果然,江王爷的酒量与自己相差无多,没理由自己都开始晕眩对方却一点事都没有。

   江波涛表面云淡风轻,内心却是煎熬万分。

   如此美好的夜晚,再来两杯就能把美人灌醉了啊。

   可惜灌醉了也不能做什么。

   君不见,美人在旁没法撩,对坐喝酒干聊天。

   太痛苦了。

   江波涛只觉心中有千万只叶修奔腾而过,嘴里嚷嚷着“色令智昏,色令智昏,色令智昏……”,过了半刻钟又开始念叨“他可是朕的妃嫔,朕的妃嫔,朕的,朕的……”

无可辩驳,分外恼人。

   

   事实上这一切都只是江王爷的内心世界。

   皇帝陛下本人,却是分毫没有这种觉悟的。他正在景宸殿奋笔疾书。大概除了张喻肖三位公子,整个荣耀都没人能看懂他究竟在写什么。

   皇后苏沐橙也不懂,她正半躺在软榻上,捧着从戴妍琦处借来的志怪话本看得津津有味,不时还朗读两则与莫凡分享。

“从此,公子和狐妖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叶修在王杰希的断卦上做标注,把需要细节的地方写下。

   “从此,天师和鬼王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叶修仔细地研究肖时钦的最近设计的机括,考虑哪里可以再改进一些。

   “从此,教主和大侠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叶修蹙眉掂了掂手里黄少天交上来的“岭南游记”,决定明日勒令蓝雨交个喻文州提炼版的。

   “从此,王爷和皇妃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叶修突然一掌拍在楠木书桌上,发出一声闷响,把正在念书的苏沐橙吓了一跳:“怎么了?”

   皇帝陛下深沉地望向窗外。月色清明,凉风习习,是个好夜晚。不过叶修没有欣赏夜色的意思,他把莫凡叫过去吩咐了两句。莫凡领命出了殿门,过了一会儿在苏沐橙疑惑的眼神中回来复命。

   得到回复的叶修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然后朝苏沐橙招招手,皇后娘娘把话本一丢,颠颠儿地跑过去。从前每次他或苏沐秋有什么新奇主意得到验证的时候,两个人激动完叶修这样招招手,好奇心重的小姑娘就会一蹦一跳地跑过去听,还一度被苏沐秋抱怨这动作跟邻居王婶儿招狗崽似的——然后当晚这俩人就被苏姑娘“精心”烹煮的糖水放倒了。这个习惯却是保留至今。

   叶修表情有些凝重,“沐橙你说,这个时辰,默嫔还在别苑,意味着什么呢?”

   苏沐橙十分配合,浮夸地用锦帕掩嘴:“这个时辰还未回宫?天啊,没想到……”

   “唉……朕甚是痛心呐。”

   “臣妾亦然。”

   两人极尽平生痛心疾首的神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周泽楷已经被江波涛怎么样了。虽然看官只有莫凡一个,帝后两人在说正事前还是演得十分尽兴。

   “当初只是听方先生随口一说,没想到他们真的聊得来,还成了挚友。”

   “求你别再说挚友了,自从你跟哥哥成婚后,挚友这个词再也不单纯了。”

   “是吗?黄少天就天天扬言自己跟喻文州是挚友啊。”

   “你觉得他们单纯吗?”

   “……好吧你当我没说。”

 

=================TBC========================

本集由无浪酒屋赞助播出:

喝了我的酒,就是我的人了。

 

本集还由上司有毒俱乐部赞助播出:

荣誉代言人莫某: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

 

 

注释:

[1]:“君不见”一句:乱编自《将进酒》,李白大大我对不起你orz

[2]:断卦:占卜者占卦得到卦象后,判断卦的含义。

[3]:秋露白:一种传说中的酒,色纯味冽。非卖品系列里小江家放倒了小周的酒啊哈哈哈哈哈我跟这个梗过不去了。



第一集

下一集

评论(18)
热度(38)
©慵去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