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去菌

CP:惰归
墙头巨多 | 所有图文视频请勿转载
全职:伞修伞/喻黄/莫橙/肖戴/韩张/双花/林方/乔高乔/江周江/双鬼
古剑二:沈谢/夜初
魔道:忘羡/双道
POT相关请移步子博

【正剧】后宫·泽楷传(十七)

[原作:我不敢打了]

[魔性慎入!!!]

[不是叶ALL不是叶ALL]

[主:修伞|江周|喻黄]

[其余可能出现的CP:方王|韩张|林方|双花|双鬼|昊翔|莫橙|肖戴|卢刘] 

[本集CP:  修伞|江周 ]

[BY 慵去菌]


-第十七集

     

     “北疆?”

     江波涛皱着眉看着周泽楷在地图上的某点上画的圈。

     “自皇兄登基以来,北疆莫不是已成定局?”

     自小在京都长大的江波涛深谙北疆对于荣耀的意义,否则叶修也不会在登基之初情势未稳的情况下就把苏沐秋派去北疆。

     周泽楷摇了摇头,又提笔在图上某处点了墨。

     “三零一……那个近年来依靠于异国贸易发展起来的边陲小城?”江波涛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原本无甚印象,只这一两年间,这个本来荒芜寒冷的边城竟成了北疆一带最繁荣的商贸中心,不得不让人侧目几分。

     江波涛翻了翻记录的文书,发觉三零一的太守杨聪是个中规中矩的将领,并不算得如何出彩。

     他提出自己的想法和分析,周泽楷话不多,偶尔一言却恰能点中要处。

     两人不知不觉聊到晚膳时分。

     屋外传来杜明询问的声音,江波涛眨了眨看了半天文书有些酸涩的眼睛,扬声让人将饭菜端进来。

     皇家自小规矩多,虽是如今并非重要宴会,江波涛还是严格执行了食不言的规矩,周泽楷更是本就少话,两人安静地面对面进餐。

     杜明和吕泊远站在一边,在这种可怕的寂静中眼观鼻鼻观心,不住地在心中想象自己化作了一根木桩子。

     两位主子反倒是自在得很。

     江波涛边用餐边不着痕迹地观察着对面的人。

     不得不说周泽楷确是生了一副好皮囊,眉眼精致得像是画里的人,偏生他做事又是一等一的认真,眼波流转,眉峰微敛,就俏生生地从画里走下来了,连那卷翘的睫毛也倏然生动起来。

     江波涛一时看得入了迷,不慎引得对方注意。

     周泽楷抬眼,有些疑惑地望过去。

     这有些茫然的呆模样,也是……十分好看。

     叶修那句“色令智昏”又掐着点儿似的响起来了。

     江波涛轻咳一声掩过当下的窘迫,懊恼地收回目光,忍不住轻声嘟哝了一句“阴魂不散”。

     周泽楷的眼神看上去愈加迷茫了,他低头吃了两口菜后终究迟疑着开了口,“臣,是否有哪里不妥?”

     听他这样问,江波涛心里一跳,不知怎么起了逗一逗他的心思,“并非子泓不妥,只是瞧着子泓,突然想起一个词来……”

     对方果然顺着他的话问道,“什么词?”

     “秀色可餐。”

     刚一出口江波涛就有些悔意,对方虽相貌昳丽,但终究是男子,又是个有才能的,以此调笑却是他轻浮了。

     但话已出口无法收回,江波涛也只能连道失礼,还亲自斟了酒,算是给对方配个不是。

     周泽楷倒是坦然受了这杯酒,只是可能喝下去的时候有些急了,才半杯,白玉似的面上就泛起了薄薄的绯色。

     “无妨。”

     江波涛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对方又开口。

     “王爷,”说了一半停下来,像是给自己鼓气似的把剩下的半杯酒一口饮尽,“也生得好。”

     周泽楷说完又觉得“也”字用得不好,这般说仿佛是在称赞自己“生得好”,不禁有些赧然。

     江波涛闻言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这是,企图以牙还牙?

     明白过来的江波涛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人,想要调戏回来却又不得其门,最后反倒把自己绕进去了。

     周泽楷本来是有些羞恼的,被江波涛这一笑把羞给笑去了,便只剩了恼。

     两人相处这段时日,对彼此性情也算了解,因而偶尔也会放下身份之差。周泽楷此刻便像对寻常友人那般瞪了江波涛一眼。

     江波涛自然也不觉被冒犯,只拼命压了压自己的唇角,尽力肃颜,“好好好,我不笑就是了,子泓莫恼。”

     然而笑意这种东西,哪是说忍就忍的。

     “哈哈哈子泓正人君子,这调戏之言以后还是莫要轻易尝试了,实在……实在不符。”

     江波涛的这一笑持续到周泽楷伸手把他的嘴捂上。

     其实说捂上并不准确,周泽楷的掌心离江波涛的双唇还小半寸的距离,只有指尖触到了脸颊。

     笑声戛然而止,两人一个微微前倾,一个端坐案前,不约而同地停住了所有动作。

     窗外风吹梢动,槐花飘然而下,一瓣花影便悄悄落在元青色的衣袖上,像氤开了一点墨色。

     七月流火,江波涛的皮肤带着凉意,周泽楷却突然像是被烫到一般收了手。

     烛火跃动,映在满盛的酒盏中,微光浮动。

     槐香在在酒香里走了一转,褪了素雅,反倒酿出丝丝缕缕的甘甜醇郁,说不出的缱绻。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厌厌良人,秩秩德音。

     两人约好似的默默不作声。

     周泽楷垂着眼盯着自己的手指,觉得那儿热得冒烟,殊不知正在冒烟的其实是他的通红的耳根。

     他想起叶修最初半开玩笑地给他下达的任务,当时他自然是失败了。如今呢?

     如今……如今他觉得自己被江波涛色 诱了。

     江波涛也低着头,不知道该盯着那儿,眼神转了一周最后落在周泽楷的手指尖上,烧的却是对方的耳根。

     烧着烧着,江波涛也被烧糊涂了。

     他想:唉,果真不该轻易开如此轻佻的玩笑的,子泓都气得不说话了。

     可若是下次还有机会,再逗一逗他也是无妨。

     汹涌王殿下毫无罪恶感地在心中做出了欺负老实人的一系列计划。而老实人坐在他对面为耽于王爷美色暗自懊恼着。

     两人各怀心思,不约而同地又开始对酌议事起来。

     侍立一旁的杜明和吕泊远早已心如止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超然物外,化身两根会倒酒会研墨还会适时自我屏退的木桩子。

 

     三零一城近年来商贸发达,与他国的商人也有不少来往,有人流的地方,消息也就灵通了。渐渐地,那儿便成了荣耀北疆一处重要的信息聚集地,一些由于通路闭塞无法传达的别国消息,也都慢慢地能递到帝都皇城,其中不乏暗流汹涌。

     周泽楷说起自己入宫之前的一两年,气象就有愈发寒冷的迹象,收成也不及往年的好,幸而无甚雪灾,但若再有几年这样的寒冷,或是落了雪灾,与北疆比邻的赤狄为了抢夺资源怕是要寻机滋事,侵扰边界。

     思至此,周泽楷神色不由有些凝重起来,而江波涛把叶修在文书上的批阅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觉得对方也是这个意思。

     江波涛看够了,将信笺放在烛火上烧了。“毋怪皇兄这些年尽力在京中培植亲信,提拔新人,怕也是为了到时候能没有后顾之忧。若有朝一日北疆当真因此起了战事,他八成是要御驾亲征的。”

     “陛下对北疆,竟如此看重。”周泽楷语带疑惑。

     江波涛笑了笑,知他自小生活在云湾,对许多京中事并不了解,于是细细为他说来。

     “北疆若再起战事,一来如今不比当年,皇兄在京中地位已然稳固,宵小不敢作祟,他自然可放心出征。二来这也可作一次考验,这被考验之人,你我可算其中。三来皇兄今年久居深宫,总有人忘了当初他也是上过战场的。亲自酣战一场,既可攘外,也是安内。”

     说至此,江波涛将杯中酒饮尽,方继续开口,“方才所言,是为家国。这最后一个原因,想必子泓也听说过。”

     荣耀元年初冬,北疆动乱,帝震怒,封南军卫尉苏沐秋为征北将军,出征平定边疆。

     不料奸佞作梗,为中饱私囊克扣军队饷粮,导致苏沐秋率领的大军被围困在北疆南山城。

     西漠边界戎族也趁机侵扰,当时京中小皇帝能调动的只有韩文清和吴雪峰两位将军。而皇城其时动荡不安,吴将军必须留守京中,否则一旦出事就是失了根本。

     至于韩文清是往西漠,还是北疆,连张新杰也选择了闭口不言,全凭叶修一句话。

     当时西漠告急却无人可用,而北疆虽也情势危急,但也尚可拖上一拖。只是权衡的一端,还放着一个苏沐秋。

     选择很是艰难,但同时也很是明晰。

     韩文清最终出征西漠,大败西戎,还带回了当时在西漠以义匪出名的孙哲平和张佳乐两位如今的国之栋梁。

     而当有限的援兵到达北疆,却得知那里刚下了一场不合时的大雪,南山城本就不是富饶之地,粮草受限加之互降大雪带来的骤冷,饶是苏沐秋本领过人,也难突出重围。

     带领援兵的张家兴赶到南山城时,已是白雪覆血砂,他尽力施救,也只保住了少数兵士,而关于苏沐秋,只在存活的兵士哽咽的话语中,得知他受了重伤,生死不知。

     战场上,一句生死不知,已是最大的委婉。

     消息传到京城,自然是满城白幔,至于这哀容满面的人里,有多少趁机朝皇帝放冷箭的,怕只有叶修自己知道了。

要坐稳那个至高的位置,实非易事,叶修也只抽空到苏府见了苏沐橙一面,而后又是一番明争暗斗,终究也没能到北疆一趟。

     

     夜色渐浓,更漏声声中似有歌曰——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TBC=================

本集由湿巾爱好者协会赞助播出。

当时我就念了两句诗,又念了两句,又双念了两句,又双叕念了两句……放开朕朕还能再念两句!

 

本集还由小槐花FFF退烧片赞助播出。

小槐花牌退烧片,专治恋爱脑,一贴拆一对。


 

注:

[1]太守:参考汉朝军制,汉朝郡置太守,掌管地方军政。不过这里没有用汉朝的郡国并行制度,所以三零一只是一个城,不过因为是边陲地方,所以军备力量也不会太弱。之前脑子不清楚把杨聪写成将军,想了想还是改回来了,毕竟不是战时,还是太守这个官职比较严谨。

     有什么类似BUG的话欢迎提出,能改就改,改不了就甩锅给架空好了【ntm

[2]半寸:这里参考一寸西汉约为2.31,东汉约为2.375厘米的设定。

[3]“柔情”一句:出自秦观《鹊桥仙》。简单来说就是,这么好的气氛你们还不在一起就对不起围观的单身狗了啊【并不是这个意思好吗【。

[4]“厌厌”一句:出自《诗·秦风·小戎》。良人多用于古代夫妻互称,合理推广一下,夫夫互称也可以啊╮(╯▽╰)╭。厌厌良人,秩秩德音的意思就是,我夫君温文儒雅,聪慧有礼还有名。简而言之,实力吹老公【。原诗据说是表达思念征夫的,这里断章取义一下,大概就是两个恋爱脑互吹,觉得对方各种各种好,陷入恋爱的男人呐【老叶抽烟.jpg】

[5]赤狄:赤狄是春秋时代北狄的最强力的一支,不过北狄基本上不到春秋末期就瓦解了,之后就是林胡、楼烦和匈奴,虽然本文大部分设定参考汉制,但汉朝北方战线主要跟匈奴打,匈奴历史代入感太强了,相关故事相对熟悉,容易出戏,于是选个比较久远的,可以拯救起名废又可以瞎扯。

[6]“青青”两句:出自诗经的《国风·郑风·子衿》。前句很著名啦,后句的意思是“纵然我不曾去会你,难道你就从此断了音信吗?”

伞哥:是的。【编剧の冷漠脸.jpg】


碎碎念:

哈哈哈哈哈哈小妖精们没想到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吧~

断更快半年居然都被我接上了,诶哟我真是好棒棒【不要脸

这集江周上线了吗?上线了!【喜极而泣】

这集伞哥还在回忆杀里吗?是的呢!【你打我啊略略略】


第一集

下一集

评论(16)
热度(65)
©慵去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