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去菌

CP:惰归
墙头巨多 | 所有图文视频请勿转载
全职:伞修伞/喻黄/莫橙/肖戴/韩张/双花/林方/乔高乔/江周江/双鬼
古剑二:沈谢/夜初
魔道:忘羡/双道
POT相关请移步子博

【伞修伞】幻想维度

[原作:《全职高手》BY蝴蝶蓝]

[CP:伞修伞]

[一块施了黑魔法的小甜饼]

[BY慵去菌]

 

-01

     嘀嗒——

     有雨水沿着屋檐滴下,在灰黑的水泥上砸出轻微的声响。

     训练室里的气氛有些沉闷,银武进度一直停滞着,人员资金等一堆问题亟需解决。叶修见大家士气都不高,就大手一挥让大家都休息一下,说着自己带头走出了训练室。

     天气真差。

     叶修咬着烟嫌弃地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又转头看了看桌上空了的烟盒,最后任命地拖着懒散的步伐走到楼下。

     所幸雨其实不算特别大,处在可以撑伞和必须撑伞的程度之间。

     作为一个懒癌晚期患者,在望了一眼平时用来放伞的架子空荡荡的情况,接着环视了一圈埋头电脑、脸上写着“等雨停了再走”的客人之后,叶修大大当机立断地决定冒雨买烟。但当他走到网吧门口的时候,却看到门边倚着一把伞。

     一把很普通的黑色雨伞。

   “哟,这谁的伞乱放啊?”

 

 

-02

     在吧台值班的小妹正在看韩剧,哭得稀里哗啦的,闻声头也不抬地表示没有看到有客人带伞进来。

   “这么灵异?”

     嘴里这么说着,不知下限为何物的叶修同志抬手就准备“借用”这把无人认领的雨伞。

     手刚搁上伞柄就被硌到了,叶修把伞拧起来一看,是一个小挂饰——一片绿色的叶子。

 

     叶修觉得这颇有意思,因为他曾经的雨伞被苏沐橙强行挂上了一个类似的挂件,说是个人标志。

     只是后来伞不小心落在公车上,苏沐橙一度怀疑他是故意弄丢的,他以烟的名义发誓绝对是不小心的,她才消停。

     也不知道是不是生气了,从那之后苏沐橙再也没往他伞上挂过任何东西。

 

   “唉,人老了就是喜欢回忆过去。”

     伤春悲秋时间结束,叶修拿过这把顺来的伞就出门了。

 

-03

     叶修同志撑着顺来的伞,兜里揣着刚买到的烟,心情在即使在一片灰色中也有些愉悦,连步履都轻快起来——然后他就被飞驰而过的汽车溅了一身水。

     饶是很少说粗话的他也忍不住骂了一声。

   “靠!”

     两把声音同时响起。

     叶修把伞一抬,想看看是哪个倒霉蛋跟他同病相怜。

     年纪身形看上去都跟他差不多的青年,那张五官精致的脸硬是让他把身上淘宝爆款的条纹T恤和牛仔裤穿出了一种时尚名品的感觉。

     啧,这个看脸的世界。

     叶修一边在心里一边唾弃着这个肤浅的社会,一边又忍不住往人家脸上多看了几眼。

     咦?看多了怎么感觉有点脸熟?

   “哥们儿,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话刚出口叶修就后悔了,这种古早的毛头小子搭讪女神的土鳖台词是怎么回事啊。

     没想到对方竟然没有嘲讽他,只是微微一笑,轻声回了一句:“说不定是啊。”

     叶修顿时觉得这个小哥好单纯好不做作跟外面那些妖艳男孩都不一样。

     很好,你已经成功地引起了朕的注意。

   “我叫叶修,哥们儿怎么称呼?”

   “苏沐秋。”

   

-04

     对于出门买烟结果跟一陌生人在大街上聊了起来这件事,叶修先生做起来丝毫没有心理压力。

     甚至,两人聊着聊着,投契之下直接跑到街边的一家小咖啡厅里继续聊。

     叶修进门前抬头看了一眼,黑色的背景上镶着白色的店名——维度。

   “咦?昨天还不见这家咖啡厅啊,新开的?”

     苏沐秋闻言笑而不答,径直走到柜台后一挽衣袖,熟练地煮起了咖啡。

     叶修见状挑了挑眉,长腿一跨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懒洋洋地半趴在实木长板上,调笑道:“以苏老板的姿色,还需要专门到大街上拉客啊。”

     苏沐秋对于这个半生不熟的笑话的回应是往叶修的咖啡杯里倒了半杯糖。

   

     窗外的雨声渐渐大了,隔着厚重的窗帘闷闷的,听不真切。豆大的雨珠顺着茶色的落地玻璃门滑落,把窗外的街景间成细长的片段,模糊了色彩和轮廓,只余一片迷蒙的光影在风雨中摇曳。

     而窗里面,咖啡的温度透过水雾弥漫开来,柔和了青年侧脸的线条。

     叶修喝着甜到齁的咖啡,听苏沐秋讲话——关于荣耀,关于电竞,关于梦想。

     直到天色渐晚,他口袋里的烟都还完整地待在包装里。

     叶修插着口袋走在雨后格外凉爽的街上,手指碰到兜里的烟,突然想到不知哪里看到过的,一种老烟盒上印着的两句诗——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1]

 

-05

     苏沐橙最近发现叶修有点奇怪。

     作为一个穿衣靠某宝,吃饭靠外卖的宅男,叶修这半个月来已经出门好几次了,而且每次出门回来后心情都很好。

     在某次女生的夜聊中,苏沐橙向陈果分享了这个发现。

     陈果沉吟片刻,一拍大腿,推测道:“他是不是谈恋爱了?”

     一片静默。

     陈果扯了扯嘴角:“呃……你当我没说。”

     苏沐橙倒是认真思考了一下,点点头,“你说得有一定道理啊。”

     “可是他上哪儿认识女生啊?楼下老大爷开的小卖部还是对面嘉世侧门的杂货铺?”

     “也不一定是女生啊。”

     “……”

     陈果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接下来的一周里,陈果都忍不住不时地观察一下叶修的动态。结论是没有任何异常,倒是引起了魏琛的侧目。

     “老板娘,你……不会是看上老叶了吧?”

     “咳咳——”

     陈果差点一口茶喷在键盘上。

   

     为了自证清白,她把魏琛拉进了“研究叶修情感动态小分队”里,魏琛表示这都什么鬼名字。

     魏琛听完来龙去脉,总结道:“所以你们觉得老叶这么频繁出门是为了泡汉子?”

     女生们:“……话粗理不粗。我们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魏琛表示想知道答案非常好办。

     他一拍桌子,扭头冲叶修道:“老叶,啥时候介绍你男朋友给我们认识一下啊?”

     叶修抬起头,一脸的茫然。

     而魏琛身后的女生们一脸“关爱傻子的眼神.jpg”。

 

-06

     “哈哈哈哈哈哈苏大大你不知道,他们那脑洞简直了,开得比宇宙黑洞还大……”

     叶修窝在苏沐秋店里的懒人沙发里,抱着一只软乎乎胖嘟嘟的猫咪抱枕笑得停不下来。

     笑得太过投入的他并没有发现,平日与他的笑点完全重合的苏沐秋只是安静地听着。

     等他终于笑够了,苏沐秋才慢悠悠地走过去,一手把他怀里的猫咪抱枕抽走,一手递给他一杯热茶。

     有时候他状态不好,苏沐秋也是这样,二话不说地给他冲一杯热茶,“那喝点热的吧。”

     叶修还为此嘲笑过他,“苏沐秋你上哪儿学的这直男癌套路,妹子们现在都不吃这套了。”

     苏沐秋没理他,只是端着自己的杯子,默默地坐到他旁边。

 

     两个人以同一个姿势窝在两个同色系的懒人沙发里,双手捧着热饮,眯着眼睛追逐窗户上的雨珠痕迹。

     一颗水珠缓缓滑下,跟另一颗融成一大颗,然后歪歪扭扭地朝下一颗滑去……

     因为他们总是约在雨天见面,这成为他们共同喜好的一个小游戏,有时候什么都不聊,也能玩到一场绵长的雨停住。

     很无聊,很幼稚,却也很放松。

     没有人说话,但安静得一点也不枯燥。

     两个人就这样坐着发呆、喝茶,偶尔撩骚一下对方,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像两个老头子,晃晃悠悠地拌着嘴,不知不觉,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老叶,啥时候介绍你男朋友给我们认识一下啊?”

 

     叶修喝完最后一口茶,突然开口问了一句,“苏沐秋,要不我带你认识一下我的朋友吧。”

     他看到苏沐秋愣了一下,良久没有回答。

     很久之后,苏沐秋才垂眸看了一眼自己杯底的茶,说道:“不了。”

     叶修没有问原因,天色已晚,雨也停了,他该走了。

 

     玻璃门合上的声音很轻,苏沐秋却像是睡梦中的人被惊醒一般,倏地抬起头,只看到一个被满是水珠的门模糊了的背影。

     他捧起杯子,把最后一口茶一饮而尽。

     凉透了的茶水,特别的苦。

 

-07

     叶修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苏沐秋了。

     自那次不算愉快的告别后的每个雨天,苏沐秋都没有再出现在那个路口。

     连那间叫做“维度”的咖啡厅,都消失在长街街角。

     仿佛这一场相识,自雨中来,又消散在雨中,无声无息,了无痕迹。

   

     “沐橙你说,就算朋友做不成了,他也用不着把店都关了吧,我还能把他的店砸了吗?”

     叶修忿忿不平地向苏沐橙吐槽着。

     苏沐橙听出他言语中的微末失落之意,出言宽慰:“或许他只是刚好有什么急事搬走了吧,你们这么有缘,总还会再遇到的。”末了她还开了个小玩笑,“你不是说他长得好看嘛,说不准被星探发现了,明儿你就在电视上瞧见他了呢。”

     叶修听了这话心情好了一些,“也是。不过说到他那张脸啊……”他打量了苏沐橙两眼,笑道:“你别说,跟你有几分相似。诶,他叫苏沐秋,你们俩名字就差一个字,这也太巧了,你们该不会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吧哈哈哈。”

     苏沐橙一瞬间脸色煞白,仿佛听到了什么惊世骇闻,过了半晌才勉强开口:“叶修……”

     叶修嘴角的笑意还未散尽就僵在那里。

     寒意从头顶倾泻而下,一瞬之间传遍十五络脉,一路直至指尖。

     苏沐橙的声音听上去颤颤巍巍的,叶修觉得她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她的话近得像直接砸在他身上,却又远得像是从另一个时空传过来的。

     她说:“叶修……我哥他十年前就去世了啊。”

   

-08

     尖锐的声音针扎似的往脑子里钻,眼前凌乱的画面像一场播放出错的3D电影,让人目眩神迷,强烈的失重感如同一双无形的手,把五脏六腑都狠狠地推得错位,把心脏扯出身体……

     叶修忽然惊醒,在黑暗中感受到自己的心脏格外激烈地跳动着,像是要提醒他什么事。

     一阵凉意袭来,他打了个寒颤,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打湿。

 

     “叶修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没睡好?”早餐桌上苏沐橙关切地问道。

     叶修回想了一下今早自己的状态,点了点头。

     苏沐橙于是倒了一杯热茶递到他手里,“那喝点热的吧。”

     叶修接过去哈哈一笑,“沐橙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这种直男套路……”

     话没说完,一种强烈的“我好像在哪里说过这句话”的熟悉感袭来,他踟躇片刻,还是开口问道,“沐橙,我昨天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挺重要的事?”

     苏沐橙仔细回忆了一下,肯定地回答:“没有啊,你昨天不是一天都在训练室里嘛?”

     叶修略一回想,好像确实是,也就没再深究。

 

     苏沐橙见他没事,笑道:“叶修大大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别这边银武没解决,您老倒先得健忘症了。”

     叶修也不恼:“你别说,昨晚虽然睡得不怎么踏实,但我还真睡出了个解决方法。”

     说完他茶杯一搁就去敲关榕飞的门去了。

     苏沐橙在他身后无奈地笑了笑,抬手把茶杯碗碟收拾好,忽然觉得时间倒流到了十年前——叶修和哥哥一聊起来就忘了别的,她在一旁边听着边拾辍倒也乐在其中。

     最近事情挺多,叶修那人虽然面上不显,心里压力一定不小,怕也是累得紧了。

     苏沐橙虽心有余而力不足,每当此时,她总想着,要是哥哥还在就好了。

     要是哥哥还在,哪怕只是陪他聊两句、喝杯茶,也是好的。

   

-09

     其实叶修也曾经是个不抽烟的好孩子。

     如今他已经成了一个能快速回答“抽烟的十大理由”的资深烟民。

     抽烟可以在通宵抢BOSS的时候提神,抽烟可以在十区公会会长们鬼哭狼嚎的时候助兴……抽烟还可以在缓解压力和情绪。

     从头再来一次,远没有说起来的那么潇洒和轻松。

     一个灰蒙蒙的雨天,叶修看了一眼空了的烟盒,只觉得时不我待天道不公祸不单行……

     在心里长叹一声,烟瘾上来了的叶修老大不情愿地拖着步子走到楼下。

     大家刚搬到上林苑,很多东西还没购置。于是叶修翻遍了大大小小的柜子都没找着一把伞,遂决意破罐破摔,冒雨出门。

     只是当他走到门口,刚开门就看到门边倚着一把伞。

     一把很普通的黑色雨伞。

     伞柄上,挂着一片绿色的叶子吊坠。

 

-10

     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中国队首战前夕。

     苏黎世下着雨的街上行人寥寥无几,一个身材清瘦的年轻人将一把黑色的雨伞,轻轻地倚在一扇不起眼的门边。

     过了一会儿,那扇门被推开,一个把自己裹在大衣里像是准备冲进雨里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一眼看到了那把伞。

     在这样一个下雨天,借用一把陌生人遗忘的伞,遇见一个颇为投契的陌生人,真是一件幸运而有纪念意义的事啊。

   

   “叶修,这把伞送你了,虽然你可能不再需要它了。”

   “再见。”

     当初离开得太突然,这次终于可以好好地道别。

     自此别后,珍重勿念。

   

     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决赛日。

     比赛场馆里一片欢腾愉悦,大家可能连自己姓什么都忘记了,角落里叶领队的那把不知从哪儿弄来的黑色雨伞还在不在那儿,谁还留意得到呢?

   

——END

2016.09.11.

 

注释:

[1]:“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是印在茶花烟(一种云南产的烟)的老版烟盒上的,据说新版上没有了。茶花烟的烟盒用烟熏或者紫光灯下还能看到一个少女的头像,感觉设计挺有情怀的。不过茶花烟是一种女士烟,叶神为啥会见过……可能因为他有一个抽烟的姑姑/姨妈/表姐?【净瞎扯】

   

     

碎碎念时间:

    首先,海景房:@惰归菌 亲爱的,我终于把这篇写出来啦,你承诺的双花小甜饼在哪里?【河鳝的围笑.jpg】


   这个脑洞其实很久以前就开了,但一直没写。

   直到昨天翻了自己的归档,发现当初我是一个多么文艺的卖刀boy,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一个卖魔性小甜饼的。

   这篇跟《梦醒时分》类似,也是片段式意识流写法。

    【在这里插播一条广告,《梦醒时分》真的是我自己很喜欢的一个脑洞,走过路过的新朋友不要错过,尤其是结尾的火车站我真的好喜欢的【你走

   咳咳言归正传。为了防止写得太过意识流,以后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写的什么,交代一下这文的前因后果。

   大概就是叶修的一种潜意识里对苏沐秋的怀念和依恋。

   文里的雨天、黑伞和猫咪(抱枕)都是基于传统西方文学中对死亡印象的衍生标签。

   但这并不是人鬼情未了哈。

   更多的是一种我个人对伞修伞的理解,哪怕不在了,还是能为对方带来被陪伴的感觉。

   同时也是一种寄托和祈愿,或许,离开了的人还是偶然回来看望过。只是那个幻想的维度太小,只容得下两个人,一旦更多的人察觉,就不得不告别,把人送回原来的时空。

   直到有一天,那个曾经被留下来的人,不再眷恋这种陪伴,可以独自往前走去。

  再见,勿念。

 

  ……中秋节将至人就是容易感性,想念故去的亲人,希望他知道我们现在过得很好,就是偶尔有点想他。

  还有就是……我也想要一个软软的蓬蓬的猫咪抱枕【ntm


评论(4)
热度(48)
©慵去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