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去菌

CP:惰归
墙头巨多 | 所有图文视频请勿转载
全职:伞修伞/喻黄/莫橙/肖戴/韩张/双花/林方/乔高乔/江周江/双鬼
古剑二:沈谢/夜初
魔道:忘羡/双道
POT相关请移步子博

【正剧】后宫·泽楷传(十六)

[原作:我不敢打了]

[魔性慎入!!!]

[不是叶ALL不是叶ALL]

[主:修伞|江周|喻黄]

[其余可能出现的CP:方王|韩张|林方|双花|双鬼|昊翔|莫橙|肖戴|卢刘] 

[本集CP:  喻黄|江周 ]

[中途如有不适(比如被雷劈到的感觉)请马上撤退] 

[建议不要在吃东西或喝水时观看此片] 

[BY 慵去菌]



-第十六集

 

     有了卢瀚文的情报,营救行动出乎意料的简单,连喻文州都有点诧异。

     郑轩弹了弹卢瀚文的脑门,“喂,小子,你确定你们家这里没有守卫?”

     卢瀚文咬着半只鸡腿,自豪地点了点头,“那当然了,我每次从这里溜进去都没有人发现啊。”说完小小声地补了一句:“还有,那里不是我家。”

     郑轩的精力放在喻文州推算出来的宁府地图上,不在意地回了一句:“怎么不是你家了?你一家人都住在那里啊。”

     “不是!”

     谁知道小孩反应很激烈,把郑轩吓了一跳,连隔壁房间的喻文州都被惊动了。

     “怎么了?郑轩你又欺负瀚文了?”

     郑轩很无辜,“公子明鉴!我什么都没做啊!”

     喻文州看着小孩泛红的眼圈,放轻了声音,“瀚文到底怎么了?”

     卢瀚文把鸡骨头一扔,凑到喻文州面前,“你们要去救师父对不对?会打起来吗?”

     喻文州拿出方帕给他擦手,“很有可能。”

     卢瀚文乖乖地把手递上去,“要把所有人都打一遍吗?”

     喻文州失笑,“不会,把你师父救出来我们就走了。时候不早了,乖乖歇息去吧,过两天还要你带我们找你师父呢。”

     “哦。”卢瀚文乖乖地点了点头,踢掉靴子倒头就睡。

 

     黄少天木然地啃着宁府下人送来的饭菜,对于一个阶下囚的待遇来说不算难吃,但里面有夜雨大侠最讨厌的秋葵。

     “唉……这鬼地方没法待了。”

     对于黄少天来说,被囚禁的日子,最难熬的不是酷刑,而是没人跟他说话。要知道,无论是当年在蓝溪阁还是在京城蓝雨阁,他都是逮着人就能说话,实在不行就招猫逗狗。

     这里的人全跟皇后身边的莫凡一个样,怎么逗都不说话,没趣极了。倒是前两天那个小孩儿挺有趣的,要是真是个好苗子,把他拎上以后带回阁里也不错啊。

  

     岭南多雨,尤其春夏时节,动辄就是雷鸣阵阵。

     黄少天靠在墙边,透过小窗看闪电映彻半壁天际。

     正百无聊赖之时,一名身着城主府下人装束的男子提着食盒走到门前,黄少天眼前一亮,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也不急着接过食盒,抓住对方的袖子就开说:“诶诶诶小兄弟,你说你们城主在想什么啊,要杀就杀,不杀就放啊。光关着我是什么意思啊,我又不是红颜祸水,叶修又不会为了我放任他控制岭南的官道……”

     “黄少风华绝代,红颜祸水,名副其实。”

     送食盒的下人抬起头,露出一个揶揄的笑容。

     黄少天只觉手中一沉,手指微动,指腹触到的熟悉的纹路——正是他的佩剑,冰雨。

     磅礴雨水的冲刷下,连血腥气都淡了不少,唯有浓重的战意在雨帘后冲荡开来。轰响雷声中,长剑裹挟着铮铮剑鸣破空而出,闪电将剑锋映得雪亮。

 

     在疾风暴雨中,在方才“越狱”行动中得了一身伤的黄少天在一辆低调的马车里见到了阔别多月的喻文州。两人都不同程度地比上次见面时憔悴了不少,却不约而同地觉得此刻得以安然见到对方,已是幸事。

     顾不得身上狼狈的伤口,黄少天难掩心中激荡的情绪,一把握住喻文州的手,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侧有灼热的视线。

     “师父!是我帮阁主把城主府地图默写出来的!”

     小少年眨巴眨巴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脸上写着明晃晃的期待,丝毫没有发觉自己破坏了什么缱绻的气氛。

     在黄少天难以描述的扭曲神情中,喻文州稍一使劲就把他拉到身旁坐好,“嗯,这次多亏了瀚文。先回客栈,你身上的伤需要尽早医治。”

     “师父放心,徐哥哥的医术可好了!”

     被关了这么些天,又刚刚才经历了一场酣战,黄少天这会才觉出疲惫来。他放松下来靠在喻文州身上,揉了一把卢瀚文的脑袋,“是是是,你办事,师父可放心了。”

 

     夜半,客栈厢房里几位年轻人或坐或立。

“多是皮肉伤,少侠年轻体健,只要好好休养,不妨事的。在下先去熬药,今晚先服一副,明日二煎再服一次。”

     说话的正是卢瀚文口中的徐哥哥,名唤徐景熙,是一位年纪轻轻却难得气质沉稳的青年。

     喻文州心中暗含赞赏,面上却不显,只微一颔首谢过后吩咐道:“郑轩,你跟去,给徐大夫帮忙。”

     郑轩应声后便随徐景熙去了后厨。

     卢瀚文不敢碰黄少天的伤口,只小心翼翼地趴在床边,轻声问道:“师父,你们还会回来吗?”

     黄少天想了想,最后还是如实说了。卢瀚文毕竟自小在这里长大,拜他为师也或许只是小孩子一时兴起。

     “那……那可以带上我吗?”卢瀚文眨了眨眼,没有多少犹豫就开了口。

     这倒让喻黄二人有些惊讶了。

     “你要想好了,跟我们走是要去京城的,那儿很远,可能很久很久你都没办法回家看望你的亲人了。”喻文州拉着他在床边坐好,仔细地与他分析了种种情况。

     少年认真地听完,晃了晃腿,仰头望着喻文州说道,“我会努力学艺,不会给您和师父惹祸的,请带上我吧!”一面说着还攒紧小拳头空挥了一下以示决心,完了语气却低落下去,“而且,我在这里也没有亲人了,阿娘怀了弟弟,阿爹说我长得太瘦没用,可能很快就要把我打发出府了。”

     黄少天出身江南世家,少时在蓝溪阁也算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角色,现下听得卢瀚文这一番遭遇不由心生恻隐,正想说点什么宽慰两句,少年就弯了眉眼,笑将开来。

     “不过我也不担心,徐哥哥说如果宁府不要我,他就收留我帮他采草药,我爬山可厉害了。”

     喻文州自身经历也不算顺遂且所见甚多,却也是有些心疼这个小少年,笑着拍了拍卢瀚文的肩膀应了他所求,转身开始思索怎么说服叶修给他们蓝雨阁多添一些开销额度。

     

     京城昨夜也下了一场不小的雨。

     还不知道自己的钱袋被惦记上了的叶修正坐在御花园的凉亭里与江波涛议事。

     有喻文州和黄少天联手,岭南的路子多半就通了,蓝溪阁众人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要回江南去。而不久后孙哲平和张佳乐也要回西漠,多半会把唐昊孙翔带上。

     对此叶修颇为伤感,“唉……我这后宫三千又少一半。”

     江波涛喝了口茶,“色令智昏。”

   叶修闻言没有反驳,“色令智昏?嗯,这话说得妙极。”

   说完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直看得江波涛毛发尽竖,背脊骨发冷。

   那之后两人又聊了半个时辰叶修才吩咐遣人送他离开。

   叶修自己一人坐在凉亭里,直到杯中茶凉透,方才一饮而尽,起身摆驾坤元宫。

   

   江波涛心中有事思索着,没有留意脚下的路,走着走着一抬头才觉出不对。

   他叫停了前方带路的侍卫,对方只说这是陛下吩咐,江波涛想着左右以他的身手总不能轻易出事,暂且跟他去瞧瞧。

   这一路便在出宫后又绕了七弯八拐,最终那侍卫将他带到了一个不甚起眼的别苑前,拿出皇宫腰牌与门边的守卫示意后开了门。

   “王爷请。”

   江波涛见他没有跟着进去的意思,也不在意,只抬步进了小苑。在他身后,轻轻的闭门声响起。

   小院不大,江波涛沿着青石小路走了不一会就见到了叶修让他见的人。那人应是早得了消息,正站在院中一棵高大的槐树下等他。

   见到江波涛,对方微微躬身作揖。

   江波涛也拱手行礼,“烦周公子久等了。”

   时下未至商序,这院里槐花却已开满一树,许是在树下站了有些时刻,雪白的零落花瓣叠在深青缎面上,人一动就簌簌落下不少。

   槐香素雅,清风高韵,而少年郎剑眉星目,麟凤其采。

   谁家年少,足风流。

   江波涛一时恍然。此景,此人,放之寻常女子,怕是早就芳心暗许了。    

   方才叶修那个古怪的神情,原来是在这等着他。

   果然是,色令智昏。

   思至此,江波涛笑着摇了摇头,“子泓若不是进了皇宫,怕是祸害不少年轻姑娘呢。”

   周泽楷似是有些疑惑,却不是个会追问的人。自相识以来,经过初时的磕绊,他们也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方式。

   江波涛也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思,只跟在周泽楷身后进屋,询问正事:“不说题外话了,这次皇兄又有什么非要你转述与我的?”

 

=================TBC=================

本集由雷公电母多媒体公司赞助播出。

这五毛特效我给满分,还由666的附加分等待你挖掘。

 

本集还由蓝溪阁电子商务部赞助播出。

黄少天同款冰雨,一比一高度还原,百分百砍不死人,安全又美观。

 

     

注释:

[1]:中间打戏部分,编剧写不动了,先留白大家自行想象吧,总之就是暴雨中的一场不算激烈但也不温和的的战斗【说了跟没说似的【。

[2]:色令智昏,本来是“利令智昏”,这里是小江为了调侃叶神化用的。

[3]:商序:秋天。虽然百度百科告诉我槐花花期是七八月,但古诗词里写槐花的都秋日,就参考了诗里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国槐洋槐的差别,如果有BUG就愉快地甩锅给架空吧【ntm

[4]:关于行礼,按理来说小周的身份在小江之下,但我想百度一下详细情况时,搜出来的全是“黑道王妃傻王爷”【吃枣药丸】。依照“低级向高级先行礼”的基本法、小周算是主人见客人以及他们并非正式场合见面的情况,决定让小周行了作揖礼(弯腰,用于对比自己地位高的人),此时小江应该颔首答礼就够了,但他为表尊重行了拱手礼(不弯腰,用于同辈)。

然后我纠结完之后突然想到……我直接写“小周行礼,小江答礼”不就完了吗?

     所以说人蠢……有时候是一种绝症。

[5]:“谁家年少”一句,化用韦庄《思帝乡》中的“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最后碎碎念:

贴吧抽了,可以不被格式折磨啦咩哈哈哈哈哈……

这集江周上线了吗?上线了。撒花。【冷漠.jpg】

其实昨晚就写完了,但凌晨三点的我仿佛是只废皮卡丘了,没力气发了。


第一集

本集花絮

下一集

评论(9)
热度(49)
©慵去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