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去菌

CP:惰归
墙头巨多 | 所有图文视频请勿转载
全职:伞修伞/喻黄/莫橙/肖戴/韩张/双花/林方/乔高乔/江周江/双鬼
古剑二:沈谢/夜初
魔道:忘羡/双道
POT相关请移步子博

【喻黄】蓝雨龙王喻文州

[CP:喻黄]

[突如其来的有病脑洞with lots of私设]

[BY 慵去菌]

 

   G市的夏秋,雨说来就来,动不动就是局部降水。至于局部到何种程度,取决于龙王爷的心情,兴致起了同一个小区的南门和北门都可以降雨量迥异。

   从小在G市长大又具备好脑子的喻文州,练就了一身观云判雨的能力,出门前抬头看看天色,再结合季节规律和偶尔准的天气预报,什么时候下雨、哪儿下雨、下多久、下多大他都能估计个七八成。

   这个本事让他无数次避过了被淋成落汤鸡的灾祸。

   也让他赢得了黄少天的尊敬……还有一点奇怪的小猜测。

 

   黄少天,一个坚定的相信科学的唯物主义者,从某天开始,坚定地相信喻文州是个龙王。

   经过一番挣扎,他决定将这个惊人的发现告诉方世镜。

   方世镜慈祥地拍了拍黄少天地肩膀,像一个老父亲看着自己家的傻儿子,他说,“少天啊,我知道最近你压力很大,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尽快调整好跟文州的关系。”

   黄少天,败。

   不,黄少天永不言败。

   于是从某天开始,喻文州发现不久前才嚣张地叫自己“吊车尾”的黄少天总是鬼鬼祟祟地跟在自己身后。

   年少时期的黄少天虽然已经能说很多话,但其实不是很会说话,每次被发现了连借口都不会找,支支吾吾地憋了半天就憋出来一句:“咳咳今天天气不错哈。”

   喻文州抬头看一眼不远处的楼顶灰白的天色,摇摇头纠正他:“一般,估计过两小时就要下雨了。”

   话音刚落喻文州就看到黄少天眼睛睁得贼大,一副见到小朋友见到魔术表演的样子。

   又惊讶又有种莫名的崇敬。

   

   当黄少天对喻文州的称呼从“喂”和“吊车尾”改变为“我们队长”并凭实力成为世界第一喻吹之后,一群人闲聊时张佳乐随口问起这种心理转变的原因,黄少天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故作高深地卖了个关子:“主要是出于对传说生物的敬畏之心。”

   张佳乐懵逼了三十秒后突然一个福至心灵。

   传说生物?丘比特?

   张佳乐一拍大腿得出了答案:因为爱情。

   所有人顿时作恍然大悟状:哦,懂了。

   黄少天:你们懂什么了???

   传说生物喻文州但笑不语,随口扯了个理由拉着黄少天离开了,只留下认为自己勘破了天机的吃瓜群众和一个丘比特的传说。

   

   话说当年,蓝雨瞎扯淡大学吃饱了撑专业的黄少天博士对于“关于喻文州究竟是不是龙王”这一课题的研究一直没有停止,他想尽一切办法来验证。

   证明命题真伪的一个经典方法:反证法。

   如果喻文州是龙王,那么他关于降雨的预测就都是对的。

   因此反过来想,如果喻文州关于降雨的预测有任意一条是错的,那么喻文州就不是龙王。

   经过一番严谨的科学预判后,黄博士开始了他的实验。

   喻文州提醒他说,“等会儿估计要下雨,少天你记得收衣服啊。”黄少天嘴上答应,但偏不去收衣服。

   结果是黄少天的衣服被夹杂着落叶残花的冷冷冰雨拍打了半天,最后还是看不下去的喻文州给他收了回来拿去洗衣房再洗了一遍。

   此类悲剧还造成了一系列受害者,包括但不限于:黄少天的棉被,黄少天的床单,黄少天的内裤等等。

   久而久之,喻文州也有些疑惑了。终于在某天,他找黄少天深入的谈了谈心,明里暗里地表达了一个意思:少天如果对我有什么不满的话可以直接跟我说,不要为难你的衣服,它们是无辜的。

   黄少天少有地羞窘得说不出话来。

   其实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尤其方世镜退役前为了他们的关系变好还特地把他们放到一个宿舍去,同吃同喝同睡一室的情况下,黄少天也发现自己从前对喻文州的许多印象都不过是先入为主在作祟。

   喻文州用他的专业实力和人格魅力证明了他的能力和他能够带领蓝雨走向荣耀巅峰的信心。

   黄少天在诸多事务上也慢慢习惯要与喻文州商量和探讨,只不过在天气预报这方面,他对于研究黄博士的身份过于入戏,已经是下意识在按喻文州所说的反方向去执行了。

   可是这种羞耻的理由黄少天哪里说了出口,只能三言两语糊弄过去,所幸喻文州是个很体贴的人,看他神色不对也就没有深究下去。

   

   再后来,黄少天的衣服终于度过了苦难的时光。

   不是因为黄少天开始听话及时收衣服,而是喻文州会在收自己的衣服的时候把他的也一起收起来。

   黄少天对于喻文州的这种行为也从开始的不好意思到后来已经当成再自然不过的事。喻文州有时候太过忙碌的时候黄少天也很自然地会去饭堂给他打上满满一份的白切鸡——虽然他不是很明白身为一个龙王喻文州为什么这么爱吃鸡——可能是海鲜吃太多,腻了?

   他们两个觉得这种你来我往互相帮助是在展现蓝雨人团结友好的和谐氛围,殊不知在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眼里他们这种腻腻歪歪的行为简直让人没眼看。

   

   终于在某一天,蓝雨群众终于忍受不了这种给里给气的氛围了,决定要派出群众代表郑轩出手把这两个gay气源头人道处理掉。

   那天黄少天要出门办事,但要先去训练室拿点东西,结果从宿舍区走向训练室的途中就被郑轩拦了下来。

   一脸严肃的郑轩手里拿着队友给的小抄,从八个方面又分了十六小点论述了“你们,喻文州和黄少天,谈恋爱可以但不要这么嚣张这么高调这么旁若无人”的中心思想。

   论述完郑代表又掏出了另一沓稿纸——那是他们准备的针对黄少天的长篇大论辩解的反驳辞。

   谁知道黄少天完全脱离了他们预设的剧本,只是目瞪口呆地站在那儿,神情惊讶得像是第一次看雷雨的观众。郑轩都觉得自己听到了他的心声:你在说什么?发生了什么?这是什么神展开?

   暗中观察的其他群众终于觉出不对来,徐景熙假装刚好路过的样子走出来,又假装很随便地问了一句:“黄少你们这是,还没有确认关系?”

   趁着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徐景熙就假装很自然地拉着郑轩跑路了。

   黄少天没时间吐槽他的演技,满脑子都是他说的话。

   确认关系?

   什么关系?

   谁和谁的关系?

   我和队长?

   怎么可能,龙王和人类是不能谈恋爱的。    

   再说了,队长又不喜欢我。

   等等,所以喻文州究竟是不是龙王?

   黄少天的脑中有五颜六色的弹幕呼啸而过,把他的思绪搅成一团浆糊。满脑子浆糊的黄少天同手同脚地走进训练室捞起自己要拿的东西就跑,整个过程强制自己不往喻文州的方向看一眼。

   喻文州却是不知情的,见黄少天要出门就拦住他递给他一把伞,说:“我估计不到十分钟就要下雨了,你还是带上伞吧。”

   黄少天低头盯着喻文州拿伞的手。

   白皙,修长,好看,想舔。

   黄少天咽了一口口水。

   黄少天被自己震惊了。

   他居然想亵渎龙王大人!真是罪过!

  心虚的黄少天不敢再看喻文州身上的任何一个地方,转头就跑,跑得比装了玛瑙腿的磷叶石[1]还快。

   等跑出俱乐部后,黄少天才恢复正常走路速度,他的心跳得有力极了,如果心头真的有小鹿的话,黄少天怀疑他的鹿喝了假酒现在已经撞成脑震荡了。

   不对,什么小鹿,他只是跑得有些急所以心跳有些急促而已,正常反应,不能用那些封建迷信来解释的。

   坚决相信科学的黄少天心想。

   所以喻文州究竟是不是龙王呢?

   七分钟后,思考人生的黄少天被一滴雨砸中了头,正正砸在他的发旋上。

   那感觉,透心凉,心飞扬。

   黄少天抬头望了望天,然后看着天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灰暗起来,紧接着雨滴从一颗一颗迅速演变成瓢泼大雨。

   靠!喻文州你小弟拿水泼我!

   黄少天一边朝最近的店铺跑去一边在心中控诉着喻文州,直到坐在路边的一家粥店里他气还没消。

   他看了一眼外面大得过分的雨,又看一眼店里的菜单。

   及第粥,骨腩粥,艇仔粥,皮蛋瘦肉粥,瑶柱粥,窝蛋牛肉粥,海鲜粥,还有鱼片粥!

   他就跟“yu”和“zhou”过不去了吗?

   他就跟喻文州过不去了吗?

   黄少天把眼中所见的一切都硬想到喻文州身上,并且把锅甩给了无辜的鱼片粥。

   鱼鱼和粥粥委屈,但他们不说。

   “老板,来一碗鱼片粥。”然而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黄少天就点了一碗鱼片粥。

   既然看不顺眼,那就吃了吧。

   刚好有些饿了的黄少天这样想道。

   鱼鱼和粥粥委屈……他们被吃掉了,委屈无效。

   黄少天想:“在这个冷雨横流的日子,只有一碗热乎乎的鱼片粥能给我温暖,喻文州是什么,能吃吗?”

 

   “少天。”

   大雨声很响,但黄少天还是瞬间捕捉到了喻文州的声音。

   他抬头,喻文州就站在粥店门口,手里拿着两把伞,其中一把还滴着水。

喻文州也滴着水。

   雨太大,风太急,就算撑着伞喻文州的头发还是被打湿了一大片,雨水正顺着发梢滴下去。

   黄少天怔怔地望着他。

   这可真奇怪,龙王也会被雨淋湿的吗?

   正想着,一块干爽的毛巾就被盖在了头上。

   “快把头发擦一擦,不然风再吹一吹要感冒的。”

说着喻龙王又从包里翻出一双鞋袜来,放到黄少天的脚边。

   “我看你今天穿了布鞋,估计要湿透,就给你拿了一双防水的来。”

   黄少天看了一眼喻文州给他带的鞋子,又看了一眼喻文州的鞋子。穿的虽然不是布鞋,但估计是一路上走得太匆忙没有留意水洼,因此目测也是湿了大半。

   喻文州看他一直盯着自己的鞋子,解释道:“我等下可以回去换了,你不是等会要走很久,袜子湿了很难受的。”

   黄少天听话地用毛巾把头发擦干了,鞋袜换了。

   全程他都没有说话,直到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放到喻文州的包里时他才开口:“喻文州。”

   “嗯?”

   “你是龙王吗?”

   “……啊?”

   饶是喻文州也料想不到这个问题。

   黄少天已经许久没有见到喻文州这种不是胸有成竹的样子,有些呆,但意外地很可爱。

   黄少天你完了,他心想,你喜欢上一个龙王。

   以后要是吵架的话,他可能会吩咐小弟拿水泼你的。

   

   “这次伞拿好,别再跑了,我又不会拿伞打你。”喻文州把干的那把伞放到黄少天手里。

   伞柄还有他掌心的温度,黄少天紧紧地握住,好像握住了那只白皙修长又好看到让人想舔的手。

   “知道啦,我的好队长。”黄少天笑着应了,笑得灿烂极了,两只虎牙都露出来了。

   不过没关系,反正小弟泼完水,他们的龙王大人就会来送伞送毛巾送鞋袜。

   心情很好的黄少天一身干爽地准备撑起伞往车站走去,却被喻文州再次拦住。

   “再等两分钟雨就小了。”

   “哦。”

   这次黄博士不再反其道而行之,乖乖地就等了两分钟。

   果然雨声减弱,两分钟后,黄博士撑着伞在毛毛细雨中挥别了他的喻龙王。

   没错,黄博士的最新研究成果出炉了。

   不管喻文州是不是龙王,他都是我的。

   这条定理的两个条件,其一就是他刚刚发现的喻文州喜欢他的事实。

   至于其二嘛,大概就是很久以前就不在他存疑范围内的他喜欢喻文州的事实吧。

 

——END

 

注释:

[1]磷叶石:《宝石之国》的角色,是个宝石人,原本是个战五渣,装了假腿(?)之后跑得贼快,快到停不下来。

 

碎碎念:

   这个故事原型是暑假(是的从脑洞到成文用了几个月)的时候,本人,一个不听劝的大傻子,不肯提早十分钟出门,于是在离家不到两分钟后被大雨淋个正着,虽然撑着伞但还是几乎全身湿透,一路淌着水走到地铁站。

   哦对了那天我还穿了一双布鞋:)【微笑中透露着愚蠢】

   粥店也是真的,不过那天我赶时间加上当时已经湿透干脆破罐破摔就没有进去避雨。

   如果当时谁给我弄到一条干毛巾和干的鞋袜我真的是嫁给他的心都有。然而并没有【爆哭】

   虽然我不知道蓝孩子会不会在意这个啊,但就是想看喻总宠天天XD

   PS:其实我个人是不爱吃鱼片粥的,在鱼粥里我更喜欢骨腩粥和鱼茸粥。

   大半夜把自己写饿了我可真是好棒棒的,为什么我写的喻黄永远离不开吃的呢?【陷入沉思】

   

   话说写这个题目的时候,我脑中浮现了《铁眼神算王杰希》这个题目,有缘分的话可能会搞一搞。


评论(6)
热度(238)
©慵去菌 | Powered by LOFTER